主角是林绍李大庆的小说

主角是林绍李大庆的小说

2020-10-15 10:28:46豪门总裁

一脸茫然的杵在原地,耳边的人在说什么他一句都听不见。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到底是怎么到这个地方来的。

中***了,是肯定的。但是怎么来的?

林绍的眼底写满了疑问号,难不成自己是穿越了?再看看这四周破旧的公堂,一群无精打采衙役和一个明显睡眠不足的大人哈欠连天的坐在了位置上。

“堂下何人?”县令往座位上一坐,一道熟悉的开场白出口,林绍抬眼对上了对方。眼神中透着犀利的神色,看得县令有种胆寒的感觉。

“原来是侯府庶子,您去年已经高中秀才了吧?不用跪不用跪。”看清对方是谁时,没等林绍说话,县令连忙讨好的笑了笑。

虽然是一个不受宠的侯府庶子,可死活还算是一个秀才,秀才和自己这个芝麻绿豆点的小官系数同个阶品,自然是不用给他下跪的。

讪讪的开口说完,县令将目光对准了另外那个在堂下跪着妇人。

侯府庶子?自己这具身子的主人居然是一个侯府庶子?

侯爷那可是非同寻常的存在,侯府庶子不在侯府中待着为什么会在这个穷乡僻壤里待着。并且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还就一个看起来瘦弱不堪的小毛毛头。

林绍低头看了看手里牵着的孩子,眼底满是疑惑的神色。

“启禀大人,林秀才带着自家儿子偷看奴家洗澡被奴家发现还死不承认,为证奴家清白,还请大人为奴家做主。”台下的妇人抽抽噎噎,声音很是楚楚可怜。随后抬起头来,对上了在高座上坐着的大人。

当女人抬起脸的一刹那,林绍倒抽一口气。

***!长成这副尊荣居然说自己偷看她洗澡?平时她都不照镜子的吗?

林绍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有种快要晕过去的感觉。

倒不是他对丑女有什么偏见,只是前世他好歹一个大家公子,身边坐拥无数美人都不为所动。面前这位,脸若大圆盘子,眉毛杂毛丛生连成一线,眼似绿豆,鼻若蒜头上头还有清晰可见的点点黑头。搭配上那一张血盆大口,真是集齐了所有不完美的五官结合在了一起。

林绍觉得自己眼睛有些疼,急需有个美女给自己瞅瞅好能洗洗双眼。

“你胡说!你长成这样,我爹爹才不会看你!”耳边的这个小萝卜头不乐意了,一只小手在发抖,可是还牢牢的抓住林绍的手掌。小小的身子看着瘦弱不堪,却有股气节在身上,想必这个孩子的父亲很会教育孩子,不然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气场?

“呸!你小屁孩子懂什么?正所谓妻死三年,母猪都赛貂蝉,你娘都死了三年,他一直没有续弦,能忍得住吗?”女人恶态频出,冲着小孩子吐了一口唾沫。

小孩子的嘴皮子功夫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这没脸没皮的农村妇女不是,小孩子登时被气哭了,转过头抬眼对上林绍,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爹爹,你快说啊!你不会喜欢这种丑八怪的!正儿不要这丑八怪做娘亲。”没想到还是个看脸的娃儿,林绍越看这张面黄肌瘦的小脸越是喜欢,似乎隐约还有种亲切的感觉。

“爹爹!”见林绍傻乎乎的看着自己,小孩子有些慌了。莫不是他这个秀才爹爹被这个没脸没皮的女人给气傻了吧?

“啊?你叫我?”林绍一脸惊讶的开口。

“爹爹你快说啊!不然她就要当你媳妇了!”在这个国家,看过女子的身体是要娶那个女子为妻的。

“什么!”林绍大吃一惊,这娃居然是自己的儿子!更荒谬的是,还有一个长成这副尊容的女人妄想做自己的老婆?

不行!绝对不行!

林绍拼命的摇摇头,理了理头绪的同时。无数的记忆犹如蜂拥一般进入了他的脑海里,这些都是属于这个身体的原来主人,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林绍秀才所有的。

林绍年幼丧母,在侯府过的如履薄冰,却因为是男子的身份,处处被嫡母刁难。忍饥挨饿那都是小事,时常被迫罚抄佛经和家规是常事。不受嫡母待见,也在十岁那年,被嫡母房内的丫鬟构陷自己偷了嫡母的东西而被侯府赶到了这穷乡僻壤里来。

这个口口声声叫自己爹爹孩子也不是自己的,而是自己在十三岁那年的雪夜中捡回来的。别人以为是他这个侯府庶子在外一夜风流留下的种,所以自然而然就视为了是他跟外面的女人生的野种。他的声明日渐狼藉,就更加无法回到侯府去了。他算是彻底的被侯府抛弃了。

至于面前的这个丑女人是他被放逐的那个镇子上有名的丑妇,因为嫁谁都没人要,外带她的眼光比天高,还喜欢美男。自己就成了她的目标,原主虽然生性懦弱一直被欺负,但是却生了一副绝世的好样貌,根据这记忆中回忆到的场景,这张脸也是和自己的在现代的人同出一辙的存在。

这样的外貌,的确能够让这个丑妇勾起想要嫁给他的心。林绍瞬间了然于胸,目光再度对上那个丑妇自认为深情的眼神。

嘴角一挑,勾起了一个清冷的微笑。

丑妇见他居然笑了,顿时更是花痴了,觉得他一定是看上自己了。

“林郎,你也是喜欢奴家的,对不对。”说完,那张血盆大口冲着林绍噘嘴卖萌,画面别提有多伤眼睛了。

“大人,请问你有镜子吗?”林绍冲着大人抱拳问候一句,大人立马反应过来。

不知为何,总感觉这个侯府庶子忽然之间变了一个人。

他们这种穷乡僻壤鲜少会有大人物的,当年这侯府庶子被丢到这里的时候,因为谪仙一般的容貌,曾经是引起了一时轰动的。当时他也好奇去看过,不过一眼就看出此子胆怯懦弱,难担大任,可是今日一看,好像完全不同了。

“你要镜子做什么?”大人好奇的反问到。

“你给我便是。”林绍微微一笑说到。

安卓手机阅读 >>点击下载APP

苹果手机阅读 >>点击下载APP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