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秦飞扬司妃雪的小说

主角是秦飞扬司妃雪的小说

2020-10-15 10:29:00都市生活

滨海入夜微凉。

面色凝重的秦飞扬单手负背,双目微闭静谧在深秋的夜风中。

“滚,秦家没有你这种伤风败俗的人。”

“秦家这笔帐,我秦飞扬迟早会找你们慢慢儿算。”

五年前,本是滨海四大家族之一秦家天之骄子的秦飞扬。

因家族利益纷争遭人算计,醉酒与当红明星司妃雪***,引得舆论一片哗然。

随后,秦家便以伤风败俗为由,将秦飞扬逐出家门。

而秦飞扬也因此获刑,入狱五年。

五年以来,让秦飞扬忘不掉的,除了秦家人冷漠的表情以外,还有司妃雪最后看他时候那绝望的眼神。

在狱中秦飞扬表现积极,特批送往南境服役,戴罪立功。

五年来秦飞扬抛头颅洒热血,屡立奇功。

用血肉之躯,为祖国边疆铸就了一道敌不敢来犯的钢铁长城。

如今,重回故里,又一次勾起了他那些尘封的记忆。

“老大,这是你特意让我调查的那个女人。”

洛天手中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打断了秦飞扬的思绪。

“她怎么样了?”

说话的时候,秦飞扬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期待,但更多的却是愧疚。

司妃雪,秦飞扬欠她的债,或许耗尽余生都无法偿还。

“她在五年前,曾是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代表作品不胜枚举,名下歌曲也是脍炙人口。”

“只是五年前因为你的关系,让她清纯玉女的形象尽毁,不仅在短时间内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而且工作室和娱乐公司更是与之解约,伴随而来的高额赔偿让她一贫如洗。”

“为了偿还高额的合同赔偿现如今,她不得不与工作室签署长期不平等合约,干着最底层的工作,拿着最微不足道的基本工资苟且度日。”

洛天一边说着一边递上了几张司妃雪的照片。

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在片场蒙头垢面吃着盒饭,无人问津。

秦飞扬深吸口气不敢接着往下看,这个曾经红极一时,国色天香受人追捧的当红明星。

如今却沦落至此,而他就是这一切的缔造者,也是最应该为这一切买单的那个人。

“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怎么会没钱偿还违约金?”

秦飞扬狠狠一拳落在了旁边的围栏上,懊悔之意溢于言表。

司妃雪好歹也是红极一时,照例来说应该积累了大量财富才对。

“老大,有的事情你可能有所不知,司妃雪大部分的收入其实都无偿捐赠给了希望小学,其名下甚至连一处房产都没有。”

“那件事情让她短时间之内从天堂跌到地狱,她这一跤摔得不比你轻,以至于现在都还有些没缓过神来。”

“曾经的当红流量明星,现在烟不离手,嗜酒如命。根据我的了解,遭此重创的司妃雪一度有很严重的轻生倾向。”

“能支撑她活到现在的唯一理由,应该是这个孩子。”

洛天将一张照片送到了秦飞扬面前。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公主裙戴着小红花,笑容阳光灿烂的小姑娘。

“像吗?”

洛天问道。

秦飞扬狐疑的看着洛天。

“什么意思?”

“我说像你吗?这个孩子叫司可欣,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你的亲生女儿。”

猛然之间,秦飞扬拿着照片的手开始不断颤抖。

“你说什么?我......我的女儿?”

“没错,你的女儿。不过这个孩子给司妃雪带来了希望,同时也带来了绝望。”

“司可欣在出生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脊柱性萎缩,每个季度都需要高额的医疗费用,而且五岁前必须接受手术,我想这就是司妃雪这么拼命的理由吧。”

“司可欣现在应该刚放学回家,今天正好是中秋节,想不想去看看?”

说完,洛天拎起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盒月饼,他知道秦飞扬一定迫不及待。

“开车。”

秦飞扬拿起沙发上的衣服便夺门而出。

......

至从司妃雪落魄之后,他就不得不成天忙着生活起居。

可即便如此,因为司可欣高昂医疗费的关系,家里的经济还是捉襟见肘。

以至于,一家四口现在还蜗居在一处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面。

司妃雪带着司可欣住在房间里,姥姥和姥爷,搭了一张床在阳台凑合。

可能是因为耳濡目染的关系,不到五岁的司可欣便知道生活的不易,所以非常懂事。

每天从幼儿园回家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帮姥姥收拾今天辛辛苦苦从外面捡回来的纸板和塑料瓶子。

“姥姥,今天怎么就这几个啊?”

司可欣抬腿一脚踩在其中一个塑料瓶上,嘟着嘴有些失望的问道。

姥姥何彤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司可欣的帮忙而感到高兴。

还是因为今天的收获甚微,而感到无奈。

“可欣,等明天姥姥把这些废品卖了就给你买棒棒糖吃好不好?”

何彤将纸板打包好之后,蹲下身子擦了擦司可欣鼻尖的细汗。

“可欣不吃棒棒糖,妈妈说吃糖牙齿会坏掉的。等明天换了钱,我们就给姥爷换个三轮车好不好?”

司可欣高兴的笑着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老两口为了减轻司妃雪的压力,一个每天不分四季的捡废品,一个在外面蹬三轮车。

可能是看着姥爷司镇南时不时的就会自己修理那辆破旧三轮车的关系,所以在司可欣的心中,想要给姥爷换辆新车的打算由来已久。

只不过小小年纪的她,又怎么会知道,几捆纸板哪儿能换来什么三轮车。

“哎哟!”

何彤拎起一捆纸板,想要叠在旁边,以免影响邻居进出。

谁知道,一个不注意闪了腰,也就在她差点倒在地上的时候。

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恰合时宜的扶住了她。

“小伙子,谢谢啊......”

何彤深吸口气回过头看向了刚刚伸手扶住自己的人。

而在楼道昏暗的灯光下,何彤只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小伙子越看越觉得眼熟。

“你......你是......”

何彤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激动起来,那个小伙子弯腰掸了掸何彤身上的灰尘道。

“秦飞扬!”

“秦......秦飞扬?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害得我们家妃雪还不够惨吗?你走,现在就走!”

何彤一边说着,一边出于本能的反应抱住了站在旁边的司可欣。

“姥姥,他们是谁啊?”

司可欣怯生生的问道。

“他们是坏人,害得我们一家流离失所的坏人,记住他这张脸,一辈子也不要忘掉!”

何彤看着秦飞扬表情已经开始咬牙切齿起来,毕竟就是面前这个人毁了司妃雪的大好前程。

秦飞扬深吸口气,有的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或许再多的解释也无济于事吧。

“阿姨,我来看看我的孩子!”

秦飞扬不奢求司妃雪一家人能原谅自己,他只求能抱抱自己的女儿,哪怕多看两眼也好。

“你的孩子?秦飞扬你给我滚,这孩子跟你没半点关系,请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

安卓手机阅读 >>点击下载APP

苹果手机阅读 >>点击下载APP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