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王冲的小说

主角是王冲的小说

2020-10-15 10:27:13都市生活

一望无际的公海上。

远处驶来了一艘豪华游轮

甲板上,站着一名名肃立的保镖。他们西装革履,面容如铁。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注视四周的同时,会偷偷注意一个年轻人。

这个人,静静站在那儿,就像是一座屹立着的大山。

高大、雄伟、霸气!

任谁也没法轻视他。

世界上敢轻视他的人,要不已经化为了尘灰,要不已经被打击的不敢露面。

他的名字,叫王冲!

佣兵界里,没有不认识王冲的,没有不听见王冲二字不害怕的。

但此时的王冲,神色冷漠,冷漠得像是一座冰山。

一次又一次,他不停地在播放着这个旧手机上的一条条语音。

“弟弟!我跟振民创办新月地产,第一个项目爆赚10亿!我们,要崛起了!”

“弟弟,我跟振民亏空投资商200亿的事情被曝光了,他……他跪着求我去顶罪。”

“弟弟,我在监狱里挺好,你呢,训练得怎么样。”

“弟弟!一切都是局,赵振民不是人,他联合外人坑我,我完了……我完了……来世再见了!”

……

一幅幅画面像是电影般浮现出来。

哥哥那赚到第一桶金狂喜欢呼,到铃铛入狱的痛苦压抑,再到绝望***。

王冲感同身受!

如果不是组织一直压着不让他回来,这些事可能就不会发生。

如今,他成为组织里的龙子,手里掌控无数资源,彻底接管全世界第二大公司“钢铁拳头集团”。

经过多年的历练,他终于回来了。

“赵振民,你逼人太甚了。”王冲轻声呢喃。

——

——

夜。

寒风在吹。

但比寒风更发寒的,是站在皇宫渔村大酒店门前的王冲。

酒店门前,一辆辆百万豪车赶至,都是为了参加新月地产集团的年终庆功宴!

新月地产集团的老总,就是赵振民。

忽然。

有一名驼背的老人从树后诡异地走了出来,他身形鬼魅,闪至王冲背后,恭敬道:“少主,有电话。”

“何人?”王冲头也不回,神色正然。

“钢铁拳头集团在华的分部总负责人、华夏四大家族之一京城唐家家主。”老人的腰越发弯了下去。

这三个人。

随便一个人站出来,那都是跺一脚,整个华夏地皮都得颤三颤的角色!

“继续说!”王冲似乎根本没把这三个人看在眼里。

老人眉头低垂道:“他们三位,请少主您息怒,求您给半个小时时间,他们会立马出手,将赵振民及其所有爪牙解决的!只求……只求少主您别动怒。”

“告诉他们,我王家的事,我王冲自己处理!”王冲摆摆手。

老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不敢说,只是慢慢地往后退,最终消失在树林里。

咔嚓。

王冲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高斯巴大雪茄,悠悠地点上了。

他那高大挺拔的身材,穿着宝蓝色的燕尾服,再配搭着唇上留着的那两撇性感小胡子,以及胸前戴着的那一块深红色的皇冠形状的钻石吊坠项链,仿佛就是从十八世纪的西欧走出来的一个贵族。

呼呼~

从嘴里深深吹出了一个烟圈。

王冲迈着沉重的大步,走向了皇宫渔村大酒店的大门。

突然,一辆红色的奔驰AMG跑车从大街上狂飙而来,赶到了这边。

车上,下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那个,一脸玩世不恭,脸容苍白,身穿名牌,手戴金表;女的那个,穿着低胸吊带,而且面容茭白,五官精致,笑起来很妖娆。

立马就有路人认出了他们倆:

“哇!那不是大明星范丽丽吗,她怎么来了!”

“那是豪门陈家的太子爷陈墨,我去!他怎么泡上了范丽丽。”

不少人都透露出羡慕的目光。

陈墨笑了,他伸手一把搂着范丽丽,肆意地游来游去。

范丽丽只是红着脸,娇声道:“坏蛋!”

这一举动,更让人们惊呼。

好风流的陈家少爷!

陈墨搂着范丽丽一直往里面走,享受着别人对他羡慕的目光,好似他就是天生贵族,天生的高人一等!

但是。

他无意的一瞥,发现了有一个人从始到终都没有看自己一眼,那人抽着大雪茄,吞云吐雾,仿佛完全不把自己看在眼里。

“哼!”陈墨撇撇嘴,故意搂着范丽丽往那个人靠去。

只是第一眼。

陈墨和范丽丽就看见了对方脖子上系着的那个深红色的皇冠形状项链!

他们两人见惯世面,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钻石!

好大的钻石!

范丽丽兴奋地道:“他那钻石项链,好美~”

陈墨脸色也有些难看。

怎么这么贵重的钻石,会落在这个一个家伙手里?

“喂!小子!”陈墨叫了一声。

王冲回过头来,鼻子里飘着丝丝浓烟,只是盯着陈墨,没有说话。

这目光。

像是刀。

像是剑!

一下下扎在陈墨和范丽丽心头上。

两人各自心头一寒。

“你……你盯什么盯!”陈墨心里虽然发虚,但嘴里还硬:“小子我问你,你那项链怎么得来的!看你这副穷酸样,捡来的对不对?”

嗤。

王冲笑了一声,笑得那么傲然,没有说话,径直往里走。

陈墨就觉得自己脸上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

他从来没有被人试过这样轻视过。走出大街上,他都是人群的焦点,那受过如此待遇?

“你给我站住!”陈墨嗷叫了一声,伸手直接抓住了王冲的肩膀。

王冲顿住了。

慢慢的回首。

脸孔上,是一片寒意。

“在这个世界上,敢这样拦我的人,你算是第一个。”声音轻轻落下。

陈墨像是触电地缩回了手,但还是咬牙道:“妈的!你算老几,你知不知我是谁!”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支票本子,唰唰唰地写了几笔,然后把支票直接扔了过去:“三百万!买了你这项链,够了吧!”

在他脑海里。

他认为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

如果有,那就是再加钱!

王冲看着缓缓飘落在地的支票,忽地放声大笑。

从戎五年,他见惯了腥风血雨,这也是第一次有人用钱砸自己,有趣!有趣!

安卓手机阅读 >>点击下载APP

苹果手机阅读 >>点击下载APP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