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江酒陆夜白的小说

主角是江酒陆夜白的小说

2020-10-15 10:33:22现代言情

一动不动。

看体型,似乎是个人影,很小很小的人影。

“我先挂了,等回家以后再说。”

切断通话后,江酒脚步轻快地朝不远处的角落走去。

到了近前,她终于确定了这是个孩子,约莫六七岁大的小家伙。

犹豫了一下后,她抬脚踢了踢那团肉球,压低声音问:“小东西,还在喘气么?”

依旧没动静。

江酒也不废话,转身就准备离开。

多管闲事的后果通常是什么?

惹得一身骚!!!

她是多想不开,去招惹这么个弃童,然后被人冠上‘拐卖幼儿’的罪名?

“妈妈……”

一道虚弱软糯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生生止住了江酒的脚步。

就是这句妈妈,让她想到了自己那个早夭的孩子。

她可以对所有人无情,但,独独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狠不下心。

“起来吧,我带你离开这里。”

又没了动静。

江酒轻叹了一声,正准备附身去拽他,指尖触及到他滚烫的手腕时,她脸上露出了一抹讶色。

这么烫,至少烧到了四十度吧。

也不知道这小东西摊上了怎样不负责任的爹妈,居然将好好的孩子扔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角落旮沓里自生自灭。

“碰上我算你小子命大,不然不出三小时你绝对能烧成傻子。”

江酒认命似的扛起了已经烧糊涂了小家伙,疾步朝出口而去。

当天下午,陆家太子爷走丢的消息席卷了各大新闻报刊,震惊了整个名流圈。

在海城,谁敢动陆家的宝贝疙瘩?

那特么可是真金疙瘩啊,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整个上流圈的小少爷都加上,也比不过陆家那一个。

如今丢了,还不得捅破了天。

附属医院,五楼某病房内,江酒看了看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寻人启事,又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小东西,有些头疼的抚了扶额。

果然,行善积阴德什么的都是浮云,这烂好人,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前一秒,她还被这小东西的亲爹追着满机场乱窜,后一秒,居然捡了人家儿子。

这位小爷,那可是真正的爷。

陆氏家族的太子,之所以是响当当的人物,全赖人家有个富可敌国的亲爹。

一出生就是千亿家产的继承人,反正她儿砸没这么好的命。

人比人,***能气死人。

“妈妈……”

又是那道软糯糯的男音,江酒甩了甩脑袋,痞痞一笑道:“我说太子爷,你丫可别乱叫哦,姐姐怕折寿,我充其量只能算你姨妈,大姨妈。”

小家伙眨了眨眼,对着她露出了一抹奶萌奶萌的憨笑,又重复喊了一声,“妈妈……”

江酒:“……”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在几个黑衣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江酒认识这个男人。

因为半年前她黑了人家在瑞士银行的一个账户,让人家账号里的三十亿不翼而飞了。

为了这事儿,这男人追着她满世界跑了小半年。

说出来都是泪!

“是你救了我儿子?”

浑厚低沉的磁性嗓音,似酒般醇香,能让人迷醉。

可,你如果仅凭他的声音就判断他是个温润如玉的男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这男人的危险系数,在国际上排行前十。

他是属于金字塔尖的存在,有着庞大的商业王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在这海城,更是只手遮天。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小少爷的情况基本稳定了,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一步。”

说完,江酒伸手捞过床头的小挎包往肩膀上一甩,转身就准备离开。

还不等她迈步,床上的小家伙连忙拽住了她的胳膊,可怜兮兮的望着她,“别走,我需要人陪着。”

陆夜白的俊脸上闪过一抹诧异,全世界都知道他这儿子患有严重的自闭症,平日里半个字都不会说,甚至对他这个父亲都没这般依赖过,可如今……

江酒扯了扯嘴角,笑眯眯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温声道:“你有爸爸妈妈,他们可以陪你。”

小家伙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死死拽着她的胳膊,闷声道:“我没有妈妈。”

江酒:“???”

没有妈妈?

不应该啊,江柔不是他生母么?

别看她常年在国外,但,国际上的顶级富豪就那么几位,关于陆夜白的私生活,她多少听过一些。

江柔用手段将这位拐上床,然后生子作为嫁入陆家的筹码这种事情,她还真就干得出来。

想到江柔,心脏又升腾起了密密麻麻的痛。

那个女人,间接害死了她外婆,导致她早产,第一个孩子就那么夭折了。

想到这小东西是江柔生的,她的心瞬间冷了,伸手慢慢掰开他的五指,用着冷漠的声音对他道:“你有没有妈妈,与我无关。”

小家伙急了,慌忙从床上滚了下来,就那么趴在地上紧紧抱住了她的小腿,然后呜呜的哭了。

江酒冷眼望着对面看好戏的陆夜白,嗤笑道:“陆先生真是好雅致,居然观赏起自己的亲儿子扒着陌生女人乱认妈了,小心回去后您太太让您跪搓衣板。”

不等陆夜白开口,房门再次被人推开,一抹纤细的身影从外面奔了进来。

“墨墨,我的孩子,你不是发烧了么,怎么趴在地上啊?”

江酒只见一道人影闪过,然后她被一股力道给推开了。

不用低头去看她也知道对方是谁。

还真是冤家路窄。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她来医院很正常,毕竟这小东西是她亲儿子。

亲儿子!

可,下一秒她被小家伙一系列的举动给惊住了。

只见小东西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直接垂头用脑袋朝江柔的小腹撞去,生生将她撞出了两三米远。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墨墨,我是妈咪啊,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啊”

话还未说完,病房内陡然响起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陆墨直接张口咬在江柔的胳膊上,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江柔那细腻的肌肤上竟渗出了丝丝鲜血。

那一瞬间,江柔眼底划过一抹森冷的杀意。

这只养不大的白眼狼,总有一日她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安卓手机阅读 >>点击下载APP

苹果手机阅读 >>点击下载APP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