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简介:这样的他,与这周围肮脏的环境格格不入。她甚至开始希望他没有认出自己。他会是外地过来讨债的吗?可周徳强也不过是在镇子上,最多是县里去赌一赌……

详细介绍

这样的他,与这周围肮脏的环境格格不入。她甚至开始希望他没有认出自己。他会是外地过来讨债的吗?可周徳强也不过是在镇子上,最多是县里去赌一赌……

暗河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在夕阳中,祁江岳慢慢地向镇里的招待所走去。他其实不常抽烟,只是这小镇里的招待所没有空调只有电扇,天气又闷热。他待得乏了,才想去抽一口烟醒醒神。

  这大前门有种酸涩的气味,甚至还带着一点陈年的霉,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长水镇没有什么活力,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在发霉。

  刚刚那个小卖部里的小女孩不知怎的忽然跳进他的脑海。她是玲珑而精致的,可也照样逃不开随着这个镇子腐朽的命运。只是她自己看起来好像有点不甘心的样子。

  那股又自卑又倔强的劲儿不知哪里戳中了他,让她的脸在他的心里轮转了几圈,才抛到脑后。

  

  抽了几口之后,他不愿再忍耐,把烟摁灭,整包丢进了垃圾桶。不过是只有三元钱的便宜货,就当体验人生了。

  铃声响起,他拿出手机,是周文君。

  他在电话里向妈妈报备过一切都好后,耐心地听她唠叨着长水镇的人际关系。

  这长水镇,他只在很小时来过一两次,自从爷爷去世后,他就再没来过这里,对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这次官司里挑事的主要是他二叔和三叔一家,更明确的说,是他二叔家的表哥和三叔家的两个表姐。本来他家里和他大姑家里都不缺这个钱,就分到的这几万块钱,甚至还不够他爸一个月的工资。

  可周文君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那周德强以前找她这个姑姑要钱时死皮赖脸,好言好气,到了分拆迁款时倒是翻脸不认人,直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人不配继承家产,一分都不给她和她大姐。说实在的,对她来说分多分少本无所谓,哪怕给她个万八千的留个念想,只要这些穷亲戚好好和她说,她也不介意多分给他们一些就当扶贫。

  可这几个人不知受了谁的唆使,态度竟无比强横。她看不惯他们小人得志的样子,拒不签字放弃遗产。这几个蠢的竟将她和大姐一家告上了法庭,还以她们俩十几年来没给爸爸花骨灰储存费为由,给她们扣了个不孝的屎盆子。

  真是没理搅三分!那骨灰储存费不过一年三十块钱,给爸看病时,她可花了几万块也没皱一下眉头。

  

  既然这些不懂法没文化的蠢货送上门来,她也就不介意多拿个几万气气他们。她本想亲自来法庭看看这些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可公司忽然派她出一个月的公差,而她老公是教育部的副部长,去那里搅和算怎么回事呢?

  正好在美国读书的祁江岳暑假回国,闲得无事,说愿意跑一趟,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天。

  周文君说好,最后不管拿回来多少钱都给他花着玩。

  

  这也是祁江岳为什么会在长水镇的原因了。他打算最后给表哥表姐们一次机会,去看看他们的态度。如果还是这般强硬,那也就别怪他在法院宣判后,一分也不多给他们留了。

  他宁可拿这些钱去请本科班、高中班、初中班乃至小学的所有同学吃香格里拉,唱K,泡吧,挥霍得一干二净。

  从小养尊处优长大的他想不明白,这些人怎么能就为了这两三万块钱连一点点亲情都不顾了。说得更难听些,他们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他低下头,看着在泥土里钻动的蚯蚓,流露出有点恶意的目光。

  饶是做了多少经济学研究,学了多少理论,他也不能明白:贫穷是可以让人心甘情愿变成蛆虫的吗?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顺着周文君给的地址去找周德强。

  那是一个破旧的小平房,旁边的垃圾桶里传来一阵阵恶臭,上面落着的,扑着的,飞着的,是密密麻麻的蝇虫。门口还有清理不及时留下的陈年呕吐物。

  他开始怀疑这里是否真的住着人。

  

  祁江岳艰难地寻找着落脚之处,犹豫地看了眼锈迹斑斑的铁门,掏出纸巾擦了擦,才曲起他那矜贵的手指,扣了下去。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响彻寂静的街道,他忽然觉得有点尴尬,自己好像是高利贷里那些起早贪黑讨债的人。

  到底脸皮薄,他等了一分钟,又硬着头皮敲了几下,才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您找谁呀?”门内传来模糊的,年轻女孩的声音。

  他略提高嗓音,字正腔圆道:“我找周德强。”

  

  警惕的女孩这才打开门,露出苍白的小脸。

  祁江岳愣住了,他认出了她。

  是那天小卖部里那个卖给他香烟的女孩。

  

  周薇没想到自己会再次遇到他。

  这样的人怎么会来敲他家的门呢?他穿着擦得锃亮的皮鞋,卡其色的西裤,一尘不染的白衬衫上甚至还打着领带,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他比初见时看起来更成熟,也更严肃。

  这样的他,与这周围肮脏的环境格格不入。

  她甚至开始希望他没有认出自己。

  他会是外地过来讨债的吗?可周徳强也不过是在镇子上,最多是县里去赌一赌……

  

  看出她的疑惑,祁江岳主动自报家门:“你就是表哥的女儿吧?我是你五奶奶的儿子,祁江岳。江水的江,山岳的岳。你大概应该叫我小叔叔。“

  周薇何等聪明,几乎是在他说出“五奶奶“的时候,她就大致猜到了祁江岳的来意。

  如果说刚刚只是尴尬,那么此刻,她的自尊便几乎被扔在尘埃里,踏成粉末。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目录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