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在下

简介:“贺公子。”来人正是贺云起。“嫂子好。”林景知道贺家是容瑾的外祖家,而且容瑾和贺家一向亲厚在先皇后去了之后,容瑾中毒,贺家更是举家族之力给他寻找名医。而这位贺家的嫡孙,正是容瑾的好友,外加表弟。

详细介绍

“贺公子。”来人正是贺云起。“嫂子好。”林景知道贺家是容瑾的外祖家,而且容瑾和贺家一向亲厚在先皇后去了之后,容瑾中毒,贺家更是举家族之力给他寻找名医。而这位贺家的嫡孙,正是容瑾的好友,外加表弟。

将军在下在线阅读

  听到容瑾这么质问,林景反而不想说了,哪有成亲第一天就这么问的,虽然自己没有和他商量,但是自己也是为了他好嘛。

  “我吃了药,十二个时辰之后就会显现出来。京中对于你的传言已经够多的了,我不想再多一条,瑾王爷不举。”

  还有一句话,林景没有说今天在殿上所验的结果,不出半日便会传遍京中权贵的耳朵。特别是几位皇子,根本不可能得不到消息。不管当朝皇上怎么想,反正在其他人的眼里,他林景既然交了身,那就是把林家放在了瑾王身后。

  容瑾看了看林景,斟酌了片刻,道:“抱歉。”

  林景知道,他嫁的这位王爷,自小就是天之骄子,让他道歉等于虚设,毕竟这人,不管是少年时贵为天潢贵胄,还是现在把持朝政一方,都是极为骄傲的。

  林景的心思,容瑾不是不知道,任谁被这样百般柔情保护着,都感到十分感动,何况是自十八岁经历了万般巨变的容瑾,可是他想不明白,若说是二人少年时期,林景喜欢上自己,那自己还可能相信,但是现在……

  “没事,我也该事先跟你商量一声。”

  回到王府,容瑾吩咐了厨房做些清淡的小菜,另一边,让人把瑾王和林将军不和的传言散播出去。

  皇帝自然愿意看见林景交身已非完璧,这样他就永远不可能再翻出风浪来,但是皇上也不愿意看到二人举案齐眉,这样林家楼家就是容瑾背后的助力。

  天子之心,就是如此,有时连亲生儿子都防备着。

  另一边的暖阁内,影一把瑾王府散播出去的消息报告给了林景。

  “公子,要不要拦一拦,这样会不会有损公子声明。”

  林景摇了摇头,道:“没事,不过你去家里给父亲带封信,就说展信平安就是了。”

  影一是林景手下的第一影卫,也是林景的心腹。

  “另外,让小四拿着我的手信去红鸾阁,找到师兄,说我要见师傅。”

  林景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本事,对外的说法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林老将军和楼家那位不出世的天才教导的,但是谁也不知道,林景是有师傅的。

  但是因为林景是朝廷中人,他的师傅曾经告诉他,除非生死大事,否则此生不复相见。

  影一领命而去。

  林景吩咐完了,换了一身衣服,起身去了饭厅,却发现容瑾身边坐了一个少年,一身红衣,真真的风流角色人物。

  “贺公子。”

  来人正是贺云起。

  “嫂子好。”

  林景知道贺家是容瑾的外祖家,而且容瑾和贺家一向亲厚在先皇后去了之后,容瑾中毒,贺家更是举家族之力给他寻找名医。而这位贺家的嫡孙,正是容瑾的好友,外加表弟。

  “你们要是有事相商,我可以回屋里吃。”

  容瑾摇摇头,贺云起也说自己来只是看看新嫂子,没有其他事要商量。

  “不过话说回来,昨天你不是把三殿下骂了一顿嘛,今天他就找人造谣生事,说什么……”

  教训了三殿下的人是林景,但是外面愈演愈烈的传言却是容瑾的,传闻瑾王暴虐,斩杀奴仆,吸食五石散,现在还强娶林将军,反正就是他的小可怜夫君的名声是越来越差了。

  “别人会传谣言,难道咱们就不会吗?这个三殿下真是欺人太甚,真当我林景在边关混这几年,是吃干饭的吗?”

  贺云起一怔,好像被林景的豪爽给震惊到了,其实他不是很服林景,凭什么同一年科举出身的进士,他林景就能官拜将军,上战场杀敌报国,而他现在却是在兵部挂了个闲职。

  “我都没生气,你生什么气,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

  习惯,并不意味着不难受。

  “习惯?我当初在红袖楼认识的容瑾,可是一身傲骨,哪里来的习惯。”

  林景话一出口,贺云起就知道要坏事,果然见容瑾的脸色变了。

  “疏峒,你先回去吧。”

  说完,驱动着轮椅离开了。

  其实说实话,人们都善于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评判别人,林景也不能免俗,没有经历过容瑾当年到底是怎么样的物是人非,到底是不能理解他的心情。

  林景在容瑾走了之后,这位睿智的少年将军脸上终于露出了懊恼的神色。

  贺云起不忍他如此,劝道:“他就这个德行,你别理他,过一会就好了,只是他这些年过得太苦,就不大愿意让人提起当初的模样了。”

  或许是当初的日子太过于恣意,年少了领兵,风流倜傥,更是皇后独子,当朝正统的嫡子,那是什么样的日子。

  林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贺云起见他担心林景的模样不似作伪,顿了顿还是问道:“你是不是喜欢他?”

  喜欢这两个字对于林景来说,太过于陌生也太过于沉重了,他对于容瑾,可以说是感激,也可以说是欣赏,但应该还算不上喜欢。

  “为什么这么说?”

  贺云起见他不说,也知道如果自己再问下去就逾矩了,聪明人懂得见好就收,可是二人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车轮划过的声音。

  林景和贺云起对视一眼:要完。

  林景连忙起身,果然见容瑾在不远处,赶紧追了上去。

  “容瑾,你等等……”

  容瑾驱动轮椅的手一顿,然后好似恼羞成怒一般,快步划进了书房,然后就是关门的一声巨响。

  林景:“……”

  夫君闹脾气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目录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