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选择(1)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自然选择(1)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字数: 3110更新时间: 2020-10-18

                            偌大死寂的空间,黑暗如同噬人潮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
身量修长的青年冷着一张苍白又惑人的脸,就那么站在原地,像是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
第三次,简迟深淡淡地想到。
他很清楚地知道,他在做梦。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在梦里完全保留有自己清醒的意识,醒来后也可以清清楚楚地记得梦里发生过的所有细节。
他可以在梦里拥有所有的感觉,也可以在梦里冷静地分析这个梦境的破绽。他尝试过走出这个看上去狭小而逼仄的空间,但是路的尽头还是路,黑暗的尽头还是黑暗。
好像这个梦里总是充斥着黑暗,满满当当,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简迟深想了一会儿后放下思绪,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角,开始打算睡醒之后早饭吃什么。
雾气翻涌,一丝恶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黑暗里露出獠牙。青年似有所觉,左手抚上了剧烈跳动的心脏。
“……不对劲。”
失重感袭来,青年猛然下坠。
与此同时,他一把抓住了什么东西。
冰冷,湿滑,黏腻。
它在看着他。

鼻间是草木和露水潮湿的香气,耳边传来嘈杂又规律的虫鸣,旁边的篝火不紧不慢地烧着,照亮了这方漆黑的天空,还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与远处似有若无的声音交映。
通体墨绿的爬行动物身上隐约可见暗色的花纹,正嘶嘶地吐舌,眼里是清晰又阴冷的光。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稳稳掐住它的七寸,顺着这抹白皙视线上移,就是简迟深在黑暗里冷冷淡淡看不太真切的秾丽面孔。
他大致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随即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一样,把视线移向了还在朝他凶狠示威的小绿。
“不好意思了。”
话音未落,墨绿绸缎软软地滑向地面,溅起一地看不见的尘埃。
一张镶着金边的暗绿色卡片凭空出现在了简迟深的手边。
他轻轻翻开。
【规则4:】
规则?
左手上的黑色手环亮了一下——00:00
【尊敬的玩家:】
【欢迎来到编程性死亡V1.0内测版本——】
【当前场景为潜力玩家筛选副本“自然选择”——】
【本次主线任务:存活。】
【请开始您的游戏——】
耳边突兀地响起一个机械女声,不带感情的平板语调在黑暗里显得有些阴森可怖。
青年神色还是淡淡的,有种万物不萦于心的冷静和散漫,只是摩挲卡片背面纷繁暗纹的手停顿了一下。
游戏?
还是个听上去就带着恐怖色彩的真人游戏。
很显然,他现在并没有在做梦,可是他也没有回到他应该回的地方。
简迟深又看了一眼火堆旁渐渐僵硬的那一截墨绿,表情淡淡地把目光凝回手里的卡片。
【规则4:身份标识已发放,聪明的人会懂得掩盖好自己的真正身份。】
【如你所知,在基础食物网中,高营养级只能捕食上一营养级,如果跨级捕食则伤害反弹。】
食物网?身份标识?
简迟深下意识地去看了一眼左手上莫名其妙出现的手环。
没有反应。
似是知道了简迟深的想法,他的左肩锁骨处微微发烫,提醒着他的找寻方向。
青年面无表情地扯开自己的衣扣。
幸好这个系统还算人道,没让他穿着睡衣来这儿参加这个破游戏。
他现在身上穿着一款他平日常穿的黑色风衣,里面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衬衫,再加上一条平平无奇的黑色长裤。只是简简单单的装束,却更是衬得青年腰细腿长,清俊无双。
但简迟深显然不是很在意这个。
他站起身,稍稍缓解了一下瞬间的晕眩后,走到篝火旁,整理了一下长款风衣的褶皱。
虽然稍微有点热,但总的来说他还算是满意。
这种一看就不安全的丛林和一听就不安好心的游戏,还是安全第一。
脑中思绪万千,手上动作继续。
简迟深微微偏头,看向了自己的锁骨处。
白皙的肌肤上是一个黑色花体单词fabricant,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是法语——“生产者”。
青年又面无表情地拉上了衣服。
食物链最底层,还是苟一苟,不要找事了。先弄明白这个游戏是怎么回事再说。
筛选死亡、自然选择、身份标识、食物链和食物网……信息太少了,不足以让他有精准的判断。
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这个到处都透着原始生态的地方,绝对不止他一个人。
适者生存大逃杀?
如果是他想的那样的话,那他真的得去考虑拜拜神佛了。
旁边有干草和几段枯木,摆得整整齐齐,一下子让简迟深想到了游戏里的初始道具。他随手把快要熄灭的篝火又点起来,火光在夜幕下升腾,四散开点点光芒微弱的火星。
他刚刚得到的是规则4,这说明前面至少还有三条规则是他需要去获取的,后面可能还有规则5、6、7、8……上不封顶,皆有可能。
简迟深抬起左手看了一眼——00:42.
不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也不是人的防备最松懈的时刻。
但已经足够了。
几分钟后,一只色彩鲜艳的蝴蝶摇摇晃晃地自林间飞过,篝火仍然自顾自地向上蔓延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地上一截已经僵硬的墨绿躺在那儿,昭示着有人曾在这里短暂地停留过。
起风了。

夜路不好走。
简迟深迈过脚底深深浅浅的坑洼和一些长着锋锐倒刺的植物,有些困倦地揉了揉额头。
人老了,熬不了夜了。
四周仍是黑漆漆的一片,高大的树木背后像是藏着什么东西,在一片死寂中张牙舞爪。
刚刚一直觉得吵闹的蝉鸣声不知什么时候也不见了,天地间好像只剩下青年浅浅的呼吸声,鸦羽般的碎发柔顺地铺在青年秾丽面孔的眼角眉梢,透露出无害且脆弱的气息。
一柄薄刃从黑暗里浮现,细长的血丝在雪白上开出靡丽的花。
简迟深骨节分明的手按进有些潮湿的泥土,一个横扫过去,从暗处出来的人踉跄了一下,失去平衡。
他好像没想到一个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小白脸会有这样的本事,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连手里的匕首什么时候不见了都没注意。
直到那抹寒光反过来,对准了他的咽喉。
“别杀我……”
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过后,世界再次回到了万籁有声的那一刻。
青年神色淡淡地抚了抚衣袖,继续向前走去。
生产者不能杀人,但除了杀人,还有千万种方法让捕食者活不下去。
丛林法则,他很会的。

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一路深入的简迟深再也没有看见哪怕是一个生物。
试探游戏规则的想法暂且作罢,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自己体力的下降。
简迟深不得不开始考虑刚刚被他忽略了的问题。
他又不是真正的生产者,不可能自我光合作用来产生有机物。那他的食物来源要从哪里来?
而且这个游戏,不会要持续很长时间吧?
这就没意思了。
简迟深轻轻舔了一下有些苍白的唇,用之前顺来的匕首在一颗高耸的云木上做了个不明显的记号,打算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天亮去寻找水源。
没食物暂时可以忍,没水源是真的不能活。
左手手环又一次自动亮起——05:00.
【所有存活玩家已苏醒,现播报紧急通告——】
尖刻的男声从四面八方响彻,惊起一树飞鸟。
【由于有两名准高级玩家偷渡进本次副本,另将随机两名高级玩家加入游戏,高级玩家和准高级玩家均不参与本场游戏排名——】
【为确保公平,本场游戏随机产生五名初始“背叛者”,代码“Green”,成为“Green”获得白日捕食权限,时间为东八区时间8:00——18:00.】
【玩家可被邀请加入“Green”,每名“Green”限邀一人,“Green”上限十人。】
【参与玩家:104人,当前存活数92人,祝玩家游戏愉快——】
天光氤氲,在无数地方,形色各异的人抬起左手,或沉静或惊恐地,看向了那鲜红的“92”。
下一秒,指针旋转,数字跳动,最后定格在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91”。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一次数字的跳跃,背后就是一条鲜活的人命。
一个长发洋装的女孩子愉悦地眯起眼,看向了远方的绯红朝阳。
“嗤,真公平。”

是挺公平,上帝给了简迟深足够出众的双商和运气,但就是没有给他认路的这个能力。
第不知道多少次地走回画记号的原地,青年的神色愈发的冷了。
就在这时,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迅速地从简迟深面前跳过,身上的那抹血痕在白色的映衬下格外显眼。看那个形状,应该是一个成年男人的手掌的一部分。
简迟深想都没想,径直朝着兔子跳来的方向走去。
管他是人是鬼,先让他带个路再说。
初秋的清晨雾气缭绕,积攒了一夜的露水一滴一滴地回报了土壤。简迟深顺着土壤里时有时无的浅淡痕迹走去,没多久就放慢了步调。
有人在前面,不止一个。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