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选择(5)全文目录阅读
自然选择(5)全文目录阅读

字数: 3645更新时间: 2020-10-18

                            跟老虎的血盆大口只有一厘米怎么办?
简迟深:谢邀,后翻躲过,转身快跑。
几乎没有什么思考的余地,简迟深在本能下立刻朝后闪去——理论知识告诉他,他往前跑跟老虎比速度是没有胜算的。具体大概就跟躲泥石流不要往下游跑是一个道理。
带着腥臭涎水的虎口堪堪擦过简迟深的发梢。
简迟深单手撑地,对准老虎的腹部来了一脚,借反弹力给众人表演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
小胖子:目瞪口呆。
“愣着干什么,赶紧跑——”
话音未落,简迟深就见小胖子以一个与体型完全不相符的速度冲了出去,身姿矫健,肥肉乱颤。
看上去像一个球在蹦蹦跳跳。
杨琳琳沉默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去追。
简迟深已经无暇顾及她了,饥饿的猛虎对眼前唾手可得的食物穷追不舍,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势在必得的凶恶。
简迟深就算再能打他毕竟也是个普通人,而且将近一天滴水未进,体力已是渐渐不支。
好几次都与死神的镰刀擦肩而过,青年在月下微微低喘,双唇愈发的苍白。
老虎当然也没有差别对待,一口尖利的獠牙已经对女人漏出多次。
但杨琳琳游刃有余,每次都能闪避得恰到好处,如此几次之后,老虎便不再去找她,而是专注另一个更简单下手的食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离原地原来越远,周围早已换了一副样貌。简迟深的身体已经有些酸软和疼痛,汗水从额头滑落,顺着漂亮的下颚线流下,一滴一滴地落到尘埃里。
看着青年与猛兽缠斗的颀长身影,看了许久的杨琳琳像是决定了什么,突然开口:“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第二次。”
语毕,没有给简迟深反应时间,她主动迎上了那只体型庞大的野虎,引着它朝相反的方向而去。
所有的事情说起来长,可实际也不过是瞬息的时间。
简迟深扶着树休息了一下,终于想起来去看一眼手环。
21:48,当前存活数:46人。
二十分钟后。
盛文政拎着一只兔子,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了杨琳琳。
杨琳琳没戴面具,站在一棵树下,安静地看着他,恍若已经死去多时的鬼魅。
“饿了吧。今天的兔子很肥,我可以给你做顿烧烤尝尝。”盛文政好像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依旧温和地笑着,什么也没有问。
杨琳琳看了一眼对方衣角上的血迹,鼻尖是怎么掩饰也去不掉的血腥气,忽然觉得眼角有些发热。
“……好。”

月色澄澈,照亮了这片不眠的土地。
千米外的一片丛林里,洋装少女慢条斯理地洗尽手上的黏腻,不远处是几只动物叠在一起的尸体。
一个小胖子唉声叹气地抱怨。
“这什么游戏啊,才一天啊,怎么会死这么多人……”
洋装少女轻轻“啧”了一声:“少见多怪。”
“你放心,他们都不会死的,筛选性游戏无惩罚,死后只是会退出游戏而已。”
而且……
“游戏嘛,反正不会死,你就把他们当成NPC,谁还没杀过几个NPC呢。”洋装少女嘻嘻笑道。
真是个小傻子,萌新得令人发笑。
筛选性游戏的奖励千载难逢,谁会不想要呢?
人类就是这样——为了300%的利益,敢于践踏一切规则,敢于背叛任何感情。
“小胖子,来,给你点好吃的。”洋装少女扔过去几个貌不惊人的蘑菇。
“没毒吧。”小胖子犹豫了一下。
“没毒的嘻嘻嘻。”只不过有点致幻作用,吃多了会让人失去反抗能力而已。
少女偏着头,愉悦地笑了笑,双手轻轻划过溪流,弄皱一池秋水。
呀,还有两天。

简迟深是真的路痴十级选手,他看了看黑漆漆的密林轮廓,觉得四面八方都长一个样子,选哪个方向没有任何区别。
于是他迷信地转了个圈,停到哪算哪,继续向前走去。
他运气一向很好,没走多长时间,他就看见了一片静止不动的水流。
还有死水中肆意游动显得很欢快的活鱼。
半个小时以后,打火机轻“叮”一声,篝火升腾而起,烤鱼串在削得尖锐的木棍上,被烤的滋滋作响。
火光中青年昳丽的脸庞明明灭灭,显出一股惊人的淡漠。
【22:43,偷渡者捕食人数已过半,当前存活数:18人,请玩家积极游戏。】
与此同时,季述之长刀一横,语气带着点漫不经心地定住了盛文政想逃的脚步。
“他在哪?”

“没想到姐姐也会跟偷渡者合作。”女孩站在一旁,还是娇娇怯怯,却褪去了那种畏畏缩缩的气质。
“为什么不呢?反正利益足够。”秦疏影强行掰开眼前人的嘴巴,把一小瓶粉末撒进那人嘴里。几乎是瞬息之间,那人就脸部黑紫,没了气息。
“你不也是一样吗?仗着这张无害的脸,骗了多少人为你送命。”旗袍美人擦净手,转身朝下一个目标而去,“别叫我姐姐,秦奚。”
“我嫌恶心。”
女孩看着秦疏影婀娜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嗤笑一声,“那真巧了,我也是。”
我们来日方长,姐姐。

“他走了。”杨琳琳有些祈求地看着季述之,“我带你去找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放了他吧,他什么都不知道。”
“琳琳……”盛文政明显表示出了抗拒,可杨琳琳却没有再看他。
“走。”季述之言简意赅,动作迅速,与杨琳琳一起消失在浓浓夜色里。
盛文政在原地停留许久,目光沉沉地看向了那个鲜红的“11”。
他刚刚一直在注意这个,快速跳动的数字变成“11”后就再也没动过值是10人,也就是说再死一个人这场荒谬的游戏就可以结束。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躲藏好,等待着那最后一只羔羊的落网。谁都不想在最后关头失败,哪怕迎接他们的并不是真正的死亡。
这个岛很大,如果想躲的话,十几个人躲满两天根本不成问题。
可盛文政赌不起最后的结果,也等不了那么久了。
简迟深?
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这份奖励不是你这种新人可以肖想的。
盛文政从口袋里拿出一只七彩的成虫,成虫一出来就自动地跳下了主人的手掌,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暗潮汹涌,善恶此消彼长。
雾气渐渐深了。

简迟深已经把火扑灭了。
还有11个人,每个人都是被杀潜力股。在这种情况下夜里点火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明晃晃地昭告着这里有人你快来杀我杀了我你就能通关游戏了。
虽然他也没有很强烈的通关欲望,但他也不是很想死。
不想杀人,也不想被杀,那就凑合着过吧。
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全,简迟深难得的多走了好一段路,在月色朦胧的深夜里七拐八拐,找了个相对隐蔽的地方躺下了。
因为怕蛇虫的骚扰,简迟深在白天的时候特意找了一些驱虫用植物,把它们碾碎挤出汁液,尽数都涂到了身上。
做好一系列准备工作之后,青年带着一身的倦怠,不怎么舒适地入睡了。
另一边,七彩的小虫爬着爬着倏然停住,在原地开始打转,似是迷失了方向。
紧随其后的盛文政心里一紧,指尖不自觉掐进了手心,带出丝丝血痕。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很久,在盛文政焦躁的等待中,小虫终究还是重新确定了方向,并沿着方向继续爬去。只是这一次的速度肉见可见的慢了很多,中途还时不时停下再打个转,让盛文政的心起起落落,松了又紧。
但好在,还是找到了。
盛文政把黯淡许多的小虫收起来,悄无声息地摸进了前方的林子。
不远处,青年眉头轻蹙,正在沉眠。

他又回到了孤儿院。
有些老旧的房子里小孩子叽叽喳喳地玩闹,一个阿姨边打着毛衣边看着这群孩子,时不时笑着应和两声。
从小就漂亮的男童眼睛又大又黑,就那么一眨一眨的看着你,看得你心都要化了。
“简迟深,”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准确地叫出小男孩拗口的名字,“你怎么不去跟他们玩?”
“吵。”男孩不太想说话。
“我也觉得他们吵,那我们一起玩吧。”女孩期期艾艾,突然开始紧张起来,双手在身侧攥成两个小小的拳头,“我……我叫徐妍秋,但我比你大,你要叫我姐姐。”
男孩像是没在认真听,可有可无地点点头。
“姐姐。”
女孩听到那声软糯的姐姐,高兴得脸上开出了花。
“诶!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
见心中的完美弟弟没有回应,徐妍秋委屈地扁了扁嘴,径自要去抱他。
简迟深有点想躲,可是没躲开。
那个怀抱温暖舒适,散发着淡淡洗衣粉的香气,还有阳光的味道,让人心情舒畅。
下一秒,一阵刺痛传来,“姐姐”亲手把刀子送进了男孩小小的身体。
“去死吧——”
简迟深蓦然睁眼,晨光中的人影风尘仆仆,染血的刀尖对准了他的咽喉。
“再见。”他轻声说道。
“噗嗤”一声钝器入肉,瞳孔焦距在光下迷离消散,不可置信咬在嘴边,最终也没有了说出来的机会。
草木香气拂过鼻尖,鸟雀呼晴,晓看云开。
游戏结束了。
【08:07,当前存活数:10人,游戏结束,正在结算——】
【结算已完成——】
【NO.1.“S”;NO.2.“林知甜”;NO.3.“程暄”……NO.7.“赵春和”——】
【正在退出游戏,请稍后——】
没有匿名选项,选择使用代号参与排名之后,简迟深倚在树上,眉眼冷淡又疏离。
盛文政想杀他,但是他没想到简迟深会突然醒过来,所以没什么防备地被反杀。他最后一刻还想问简迟深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简迟深而是他自己。不管是他杀简迟深还是简迟深杀他,死的都应该是简迟深才对。游戏的规则不会出错,食物链的压制一直存在,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他在最后一刻还是没有想明白,并且固执地认为是简迟深骗了他——简迟深从一开始就虚报了营养级。
但只有简迟深自己知道,他没有。
他确实是生产者。
只能说是老玩家对自己太过自信,从而忽视了一些没见过但始终存在的规则。
又或者说——系统根本没有告诉他们。
从一开始,系统就没打算让破坏规则的偷渡者胜利。
简迟深最后看了一眼手环上绿色的“Green”,选择了退出游戏。
【本场副本完成度62%,获得特殊奖励:真理之匙1/10,排名奖励:A级副本“无知之幕”入场券×1,通关奖励:重置卡×1,积分62——】
【下次游戏时间为七日后,请提前做好准备——】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