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1)全文完整版阅读
无知之幕(1)全文完整版阅读

字数: 3023更新时间: 2020-10-18

                            巨大的蓝色光屏上数据飞速地闪过,各色的光线忽明忽暗,连起一串代码的海洋。
一个女人站在光屏前,良久未动。
“Eva,看什么呢?”
有人突兀地贴了上来。
Eva直截了当地退后一步:“女娲,离我远点。”
那人满面无奈,举手做投降状:“好好好远点远点,到底在看什么啊?”
“……”Eva没有答话,抬手关掉了对屏幕的锁定。
女娲随意一瞥,只来得及看到一串后面跟着数字的名字。不多,也就七八个的样子,看上去是某场游戏的结算榜单。
两人相对沉默,也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响起Eva沙哑又平淡的声音,让人分辨不清她的真实意图。
“……养蛊。”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再睁开眼已是天亮。简迟深从柔软的床上醒来,一时间有点分不清今夕何夕。
他昨天晚上是在做梦吗?
没有衣着整齐,也没有浑身狼狈,简迟深穿着宽松舒适的睡衣起身,瞬间就感受到了浑身的酸痛。
活像是做梦的时候跑了个马拉松。
就当他又开始怀疑荒岛求生的真实性的时候,他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一个黑色烫金信封。
信封质感很好,上面覆着繁复的金色花纹,有种肉眼可见的熟悉感。
简迟深神色淡淡地拿起它,然后拆开。
“尊敬的S先生,下场游戏为A级副本【无知之幕】,游戏将于七天后开始,请您合理安排作息,提前做好准备。”
“由于您的级别与游戏级别相差较大,系统将会给您发放一定的补偿,请进入游戏后查收。”
一共只有短短的几行字,简迟深很快地看完,意识到了他昨晚经历的一切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经历。
厚厚纸页的最后是一句加粗的警告。
“请不要与他人透露游戏相关内容,违者后果自负。”
起来拉开房间厚重的窗帘,阳光倾泻而下,刺得简迟深不由得闭了闭眼睛。
他转身放下手中的纸张,摸起手机打了个电话:“……把之前的那几份档案给我调一下,麻烦了。”

第七天,23:59.
简迟深穿了一件很休闲的衬衣,背了一个黑色双肩帆布包,有些懒散地坐在床上。
床头开着一盏橘黄光芒的小夜灯,暖色的光打在青年的侧脸上,修饰出几分缱绻的温柔。
简迟深有些好奇,上一次他是在梦中进入的游戏,这一次他没有入睡,那要怎么进去?
一分钟转瞬即逝,定好的闹钟在黑夜里突兀地响起。
青年只觉沉沉的睡意汹涌而来,几乎是在片刻就掉入了意识的无底深渊。
手机还在震动,暖黄的灯光依然明亮,一只黑色的帆布包孤零零地留在床上,沉寂在了漫长的黑夜。

“吱嘎——”
一个穿着警服的人拉开椅子坐下,神情有些不耐地敲敲透明的玻璃窗。
“A016号,做笔录。”
简迟深被头顶上刺眼又炽热的灯光弄醒,手腕处的镣铐哗哗作响,他努力把身体往前靠了靠,以便能更清楚地观察到周围的环境。
其实也不用观察,他一来就知道了——这里是审讯室。
顾名思义,审问犯人,得到供词。
准备的东西没有跟着一起过来,简迟深两手空空,连衣服都被换掉了。
他现在穿着一身蓝白条纹的囚服,脚底是一双软软的布鞋,手腕处是一对银色的手镯,连在一起的那种。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简迟深微微闭了闭眼。
游戏也不跟着与时俱进一下,现在他们都不用银色的了,玫瑰金的比较受欢迎。
“听到了没有!不准闭眼,回答我的问题。”警员砰砰砰地敲着玻璃,语气愈加不耐。
简迟深缓缓点头,表示可以问。
“姓名。”
“简迟深。”
“性别。”
“男。”
“年龄。”
“24.”
简迟深作为一个犯罪心理学硕士,在警局见多了这种审讯,也没什么心情搞事,走流程走得很迅速。
警员好像没想到这种情况,准备好的说辞用不上,颇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憋闷感,速度不由得稍慢了些许。
“……”
“邱远泽死了,是谁杀了他。”一系列平平无奇的问题之后,对面的警员状似漫不经心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至今没收到系统提示的简迟深沉默了一会儿。
“……我不知道。”
一张脸倏地贴近,放大,隔着玻璃,在强光的映照下有些失真,像是一个粗制滥造的假人。
黑洞洞的嘴巴一张一翕,警员的语气满是笃定:“你在撒谎。”
“……我没有。”
“……”
警员等了一会儿,见问不出什么,悻悻地又坐了回去。
“你认识安吉拉吗?就是邱远泽刚怀孕的那个小情人儿。”
“不认识。”这个警员有点不专业。
“那汪雪悦呢?”
简迟深尝试性地发问:“她是谁?”
对面响起了暴躁的摔笔声:“你问我还是我问你?给我坐好!坐好!”
简迟深冷淡地往后坐了坐。
“……她是邱远泽女朋友,刚刚流产。”警员的声音暗含一丝轻蔑。
简迟深微微敛眸。
看来方向对了,这场审讯不是警员审讯玩家,而是玩家“审讯”警员,从而获得相应的信息。
那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要尽可能多地从这人口中打探消息了。
“还有什么怀疑对象吗?”感受到对面不善的目光,简迟深难得地开始解释,“我看看还认识谁,能不能帮您找到线索。”
“你能找到什么线索……”警员习惯性地嘲讽了一句,然后认命地开始走剧情。
简迟深边听边敷衍地点头,偶尔应和一两句,总算把副本背景拼凑了个七七八八。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渣男出轨不得好死的爽文故事。
可惜这是法治社会,渣男非自然死亡,所以它变成了刑侦剧。
邱远泽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总,有几个小钱,长得还可以,再加上会甜言蜜语,吸引了不少女孩子往他身上凑。他不说,所以也没人知道,他还有个谈了八年的女朋友。女朋友待他极好,八年如一日地给他洗衣做饭,打点上下,连他刚创业时候的初始资金都是女朋友打工来的钱和她父母给他们乖乖女儿攒的积蓄。
女朋友是真的爱惨了邱远泽,因为渣男的一句暂时不想要孩子,已经打了四次胎。算上这次流产,已经是第五次。医生说汪雪悦,也就是女朋友,因为多次堕胎已经没有了生育的能力。
汪雪悦一路风霜雪雨早就被摧残了颜色,邱远泽也不在乎她,任她歇斯底里,祝她自生自灭,转身就抱上了安吉拉打算去逍遥快活。安吉拉是邱远泽刚刚找的小情人,人美声甜还是大学生,又嫩又撩,最会哄人。目前已经怀孕,据说是个男孩。
被汪雪悦撞见和安吉拉在公司厮混,顺利和女朋友撕破脸皮之后,邱远泽就订上了去国外度假的机票,打算忙完手头的项目就去放松一下。
可惜理想言情剧,现实恐怖片。
出发前一天晚上,邱远泽莫名出现在市医院的楼顶上,被杀身亡。
而他的女朋友,他的小情人,他的司机保镖老同学,都与这家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
“时间到了。”警员打了个哈欠,把那刺眼无比的灯关上。
外面没有开灯,“砰——”的一声过后,房间里彻底陷入黑暗。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简迟深警觉地绷紧了身体,预感不断地对他发出警示,告诉他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危险。
“……你知道什么是无知之幕吗?”还是刚刚那个警员的声音,却比刚刚少了一分人气,听上去透着一股死寂。
简迟深没有说话。
“只有当你不知道自己可能是谁时,才能想清楚什么是正义。”警员冲他笑开了。
简迟深很不幸的,夜视能力非常好。
于是他能清楚的看到,黑暗处的那张脸紧贴着玻璃,不算好看的五官被挤压得渐渐变形,嘴角咧到耳根,瞳孔处是一片漆黑。
“猜猜你是谁呢?”
“凶手……会是你吗?”
【欢迎来到A级副本“无知之幕”——】
【本次主线任务:找出凶手】
阴柔的腔调响起,开始宣布游戏规则。
【正在确定身份立场——】
【身份立场已固定——】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嫌疑人,请努力洗脱自己的嫌疑;如果您是凶手,请努力保护好自己的身份哦——】
【本场游戏人数:10人。】
【请开始您的游戏——】
一阵尖锐的爆鸣声传来,简迟深毫无防备,头部开始剧烈的晕眩。
稍稍平复一下,简迟深睁开了眼睛。
医院惨白的灯光照亮了大厅,面前一个穿粉色护士装的女孩甜甜地笑着,有些不自在地拿回了手:“简医生昨晚没睡好啊,又走神了。”
……
穿着白大褂的俊美青年神色疏离,冷淡地扶了一下金丝眼镜,“不好意思。”
“我有点不舒服,能带我回办公室休息一下吗?”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