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2)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无知之幕(2)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字数: 3178更新时间: 2020-10-18

                            礼貌送别羞涩的小护士,简迟深毫不犹豫地关门反锁,转身打量起了这间办公室。
看得出来办公室的主人是一个很条理的人,所有的东西都分门别类地放着,书架上除了档案袋就是医学专著。办公桌上左手侧是一叠A4纸,上面好像写了些东西。电脑在桌子上发出蓝幽幽的光,右手边的水杯还氤氲着一丝热气。
简迟深抬头看了看房间里唯一的钟表:21:19.
他本来以为游戏地点是在监狱里的,没想到最后来到了医院。
看来那审讯还真就是送背景信息的,除了吓吓人基本没什么实质性伤害。
简迟深揉了揉太阳穴,把系统给的信息和自己知道的东西又顺了一遍。
身份立场已固定这句话非常有深意,再结合简迟深关于无知之幕的了解,他可以肯定他已经被系统安排了一个剧情身份,而且跟其他玩家有着剧情立场上的对立。这种对立很可能不止凶手和受害人之间的对立,还有前女友和小情人,前女友和邱远泽等等一系列感情和利益上的对立。
而且……
参与玩家10人,系统从哪儿找的这么多剧情身份?
按简迟深的理解和推测,如果是无关紧要的角色,对剧情发展的推动作用微乎其微的话,根本就不需要找人来扮演。那这是不是说明,这个案子远远没有他一开始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算已经死去的邱远泽,至少有九个人,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场谋杀。
简迟深手指不自觉地轻轻叩击着光洁的桌面,神色有些恹恹。
有点麻烦了。
但麻烦归麻烦,任务还是要做的。要不然到最后被其他玩家当成凶手追着杀,就更麻烦了。
这场的任务是找出凶手,那前提条件就是要先了解每个人的身份角色。
刚刚已经顺手翻过白大褂的青年慢条斯理地掏出口袋里的一次性手套带上,从抽屉到书柜的暗格,有些随意又迅速地看了个遍。
然后他就发现了一点有趣的小玩意儿。
他现在的身份也姓简,叫简一。简一是知名医学博士,医院里最受欢迎的外科医生,因为也很精通妇科相关,所以暂代妇产科主任。简一每天都会接待很多病人,有的是看病,有的是咨询,所有的会诊都留下了记录。桌面上的电脑开着,而且并没有设置密码。简迟深的视线快速地划过一排排电子档案,最终停在了一个日期断层上。
7月13日和7月15日,这两天的档案是没有的。
鼠标轻轻掠过,几声清脆的键盘敲击声过后,简迟深调出来两个隐藏文件。
一看就有鬼。
“7.13档案:……安吉拉。”
简迟深早有预料,并不觉得惊讶,一目十行地继续往后看去。
然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两个字上:阴性。
安吉拉没有怀孕。
她在撒谎。
“7.15档案:……汪雪悦,流产多次,子宫质脆,宫颈损伤,不孕。”
简迟深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那简一为什么要把这份文件隐藏起来呢?
肯定还有什么细节是他忽略了的,但他没有再深究下去。
游戏没有规定时间,那就说明随时都可能有人达到要求结束游戏。他现在能做的是尽可能多地搜集线索,让自己不至于处在太被动的局面。
至于找到凶手……跟他有什么关系?
消极玩家简迟深慢吞吞地又看了一遍文件,确认自己记住之后把文件销毁,然后拿起了另一份线索。
那是一张泛着黄的老照片。
照片很好找,就放在书柜的顶部,不过是倒扣的——充分体现了简一并不是很想看到它,可能也不想别人看到它。
那简一为什么要把它拿来放在办公室就有待商榷了。
照片是一张初中毕业照,人不多,只有三十几个的样子,底部按顺序印着每个人的名字。因为是一张黑白照,上面的每张人脸在时间的痕迹下都有些模糊,但可以看出来他们都是笑着的。
简迟深看着看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些脸,好像都是活的?
三十多对漆黑的眼珠直直地盯着简迟深,原本天真烂漫的笑容渐渐变得扭曲,仔细看还带了一丝怨毒。甚至他们时不时会动一下,像是挣扎着想从另一个世界出来,好将面前的人拉进他们的世界。
那既然这样,简迟深扫了一眼底下的人名,抬手又把照片扣上了。
还贴心地找了胶带和白纸把它糊得严严实实,确保它一定不会自己翻个个儿。
照片:……
从那个不知死活的警员口里简迟深知道了副本背景,其中就穿插着一个邱远泽的老同学。
这个老同学不是别人,正是简一。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汪雪悦也在这张照片上。
邱远泽、汪雪悦、简一,这三个人在拍毕业照的时候,是站在一起的。
不能凭这个断定他们关系一定很好,但是绝对也差不到哪儿去。
谁会愿意拍照的时候挨着一个自己讨厌的人来膈应自己呢?
想到这儿,简迟深突然看见了办公桌底部还有一个隐蔽的小抽屉,因为颜色太过浅淡,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也就导致他刚刚漏了过去。
简迟深微微俯身,修长的手指搭上了抽屉的边缘。
就在这时,
“咚咚咚——”
有人来了。
眼角余光扫过复古的钟表,指针依旧在规律地转动着,最后定格在一个漂亮的角度。
23:00.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医院不知何时已经空无一人,头顶的惨白灯光滋滋作响,间或一闪一闪的,好像随时可能熄灭。
张雨萌缓步走在空空荡荡的走廊,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只觉有些欲哭无泪。
她好倒霉啊,一个菜鸡为什么能抽到A级副本入场券啊,她其实不是很想呜呜呜呜呜……
一开始在审讯室里那个逼问犯人的场面已经让她心理压力很大,因为没有系统的提示,她是两眼一抹黑,一问三不知,差点就以为自己会被困在审讯室出不来了。
可是到了最后,那个看不清脸的警员仿佛放弃了对她的盘问,两个人就那么对峙式地坐着,一直坐到了游戏提示音出现。
然后她再回神,就发现自己穿着一身粉粉嫩嫩的护士装,正在给一个男人扎针。
……可是她不会啊。
哆哆嗦嗦了好一会儿,那个男人皱着眉头问她怎么这么慢,她咬咬牙一狠心,扎歪了。
……
张雨萌闭眼深呼吸了一口气,满脸的往事不堪回首,索性不再去想了。
她现在的要求很卑微,有个人就行。
快让她碰见个人吧!半夜空荡荡的医院真的很可怕呜呜呜!
下一秒,她就听见了敲门声,就在不远处的拐角。
张雨萌:!!!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开始紧张。
张雨萌放轻了脚步,悄悄地往拐角处走去。
走到拐角处,张雨萌感受着越来越快的心跳,慢慢紧贴着冰凉的墙壁,开始用嘴小口呼吸。
没办法,她一紧张呼吸声音就太大了,分分钟就是要暴露的节奏。
背后的冰凉给了她更加清醒的头脑,她平复一下心情,蹑手蹑脚地朝拐角外的那条走廊看去。
走廊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只有几个房间亮着灯,但看不出里面是不是有人。
她失望地松了口气。
左手不经意地往后一侧,张雨萌浑身如坠冰窖,动作瞬间僵住。
她慢慢地回头,一张脸在她身后,不知道已经看了她多久。
“啊——”
与此同时,走廊里的门“嘎吱”一声,开了。

简迟深出来就是凶案现场,一个娃娃脸的小孩儿崩溃地捂着一个护士的嘴,满脸都是“这女的怎么这么能叫球球了闭嘴吧”的绝望。
“姑奶奶求你了别吵了!”娃娃脸压低了声音,都顾不上看简迟深一眼,“你叫这么大声是想把人和鬼都引过来吗?你想死别拉着我啊!”
张雨萌停止了挣扎,眼泪汪汪地让娃娃脸放开她。
“那我放手了?”娃娃脸小心试探,“你别出声啊。”
小护士点点头。
娃娃脸满意地放手了,然后猝不及防地被看上去娇娇小小的女孩一脚踹在了小腿上。
“嘶——”娃娃脸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张雨萌踹完也不理他,径自看向了从房间出来的人。
白大褂穿在他身上恰如其分,勾勒出青年高挑挺拔的身姿,暖玉一般的手扶着门框,金丝眼镜在灯光下闪闪发亮,而且还有一张美的可以直接出道的脸。
张雨萌:我好了我可以。
旁边的娃娃脸已经傻眼了。
“简……简简简……简哥?”他哆哆嗦嗦地站直了。
“你……您怎么也在这儿……不是,您怎么也来参加游戏了?”
简迟深不动声色地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口袋里,有点不想回答同事这个弱智问题。
是的,娃娃脸,姓名喻朝,职业B市警局特聘黑客,和简迟深一起出过几次任务,勉强算是半个同事。
好歹还不算太笨,问完之后喻朝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在还有外人的情况下透露出两人熟识,这可不算是一件好事。
“回去说,先做任务。”喻朝讪讪道。
张雨萌反应也不算慢,马上就意识到了她可能并不是很受欢迎,连忙开始表达自己想要结盟的愿望。
“那个……”她看了一眼面前医生的身份名牌,“简一,我能跟你们一起吗?”
“我知道一个秘密。”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