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4)章节在线阅读
无知之幕(4)章节在线阅读

字数: 3226更新时间: 2020-10-18

                            喻朝只觉得他家简哥最近又变莽了一点儿,要不然怎么还能在一个恐怖游戏里做到动作这么干脆利落的呢。
他只不过是心惊胆战地走了个神,多看了几眼周围的环境,步子稍稍慢了那么一点,他家简哥就甩了他一大截楼梯。
连张雨萌一个娇娇小小的姑娘都快溜得没影儿了。
喻朝挠挠头,尽量动作又轻又迅速地追了上去。
好像是察觉到了他的落后,前面的两个黑影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安静地等待着他的追赶。
喻朝也没时间多想,三步并作两步,几下就追上了他们。
“你们……”怎么都这么快……
后面的话被卡在咽喉,喻朝在近距离下终于看清了这两个黑影的样子。
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已经长出尸斑的脸上画着专属于死人的妆容,他们的嘴巴大大地张开,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只有眼白的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猎物。
喻朝眨巴眨巴眼,一声“我日”在嘴边滚了一圈儿又咽下去。
他已经靠着他的聪明才智苟过了四场游戏,多多少少地了解了一些隐性的游戏规则。
这种没有自主意识的尸体只要不搞出什么幺蛾子,避着走一般出不了什么人命惨案。就连有自主意识的游戏NPC都是触发特定条件才能杀人,那种无条件上来就一心送玩家去死的NPC也有,不过很少。
他屏住呼吸,看看近在咫尺的三楼,心一横,以一个极考验柔韧性的动作开始在两具尸体的中间游走,尽可能地想不触碰到他们还能莽上三楼。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喻朝在心底疯狂尖叫,动作上却是愈发稳当。
近了,又近了,还差一点点!
喻朝终于憋不住了,大悲大喜的结果就是他在成功的前一步——放了一个屁。
这下不用胆战心惊了,喻朝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开始放飞自我撒腿就跑,满脑子都是“我命休矣”。
他动作很快,那两具尸体动作更快,其中一个猛地向上蹿了一步,一把就抓住了喻朝的右腿。
另一具尸体紧随其后,满是腐臭味的手直直地朝着喻朝的脖子而去。
喻朝只来得及微微俯身,那只手掠过他的头顶,扑了个空。
“艹艹艹你身上的虫子掉下来了——”
就在喻朝觉得自己可能活不过今晚的时候,一把手术刀凌空飞过,精准地钉在了其中一具尸体的手上。
那具尸体前进的动作稍微顿了顿,喻朝趁机一把挥开左手边一直掉虫子的那位,然后反手拔下手术刀,用力砍下了抱紧他大腿不撒手的那只手。
简迟深站在三楼的楼梯口,见喻朝已经解决后,朝他伸出了一只手:“赶紧过来。”
喻朝匆匆跑上去,费劲地扒掉那只还拽住他裤子的断手,朝楼下扔了下去。
那两具尸体在他踏上三楼的那一刻就凭空消失了,喻朝只能看见若有若无的黑色雾气萦绕在他们刚刚呆的地方,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怎么留下。
“这个地方不安全,快走。”简迟深微微蹙眉,伸出的手骨节分明,白皙如玉。
喻朝现在离着简迟深只有两三步,可是他并没有往前走,也丝毫没有把手递过去的意思。
两个人在无声处对峙。
“你什么意思?”简迟深依旧没有放下他的手。
“有一说一,简哥可比你好看多了。”喻朝嘿嘿笑了一下,可是凑近点看就会发现,他的眼里没有丝毫笑意,“冒牌货就别顶着一张偷来的脸做这种可怜兮兮的表情了吧?今儿也就是我在这儿,要是在这儿的是季哥,保准给你把头盖骨都拧下来。”
说到这儿,喻朝不自觉发散了一下思维。
据说简哥的身手都是季哥亲自教出来的,而他的半吊子水平又是简哥指导过的,那四舍五入,他是不是得叫季哥师祖?
面前的“简迟深”没什么被拆穿的恼意,他甚至还轻轻笑了一下。
“你会后悔的。”
喻朝不屑地呸了一声:“后悔你妈!”
手术刀成了此刻最好的工具,喻朝往前一跃,抬起手里的刀就扎了下去。
楼道的窗户砰的一声开了,大雨伴着强风倒灌进楼道,给人的皮肤上激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疙瘩。黑色的雾气涌了进来,喻朝短暂失明了一瞬,然后扎了个空。
“小东西还挺能躲。”喻朝不信邪,看着离自己一步之距的简迟深,一挥手又捅了过去。
这一刀在喻朝多年的警局生涯中速度与力度都堪称巅峰,放之前他做梦都能笑醒的那种——然后被面前那个面色苍白隽秀的青年轻飘飘地接住了。
他摁住了喻朝的手腕,轻轻一折后,喻朝只感觉手一麻,那把尖锐的手术刀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喻朝傻眼了。
这手是是是……是热的诶。
“简哥?”喻朝试探地喊了一声。
简迟深没答话,用那个万年不变的冷淡眼神扫了他一眼。
是了,就是这个感觉,正主没跑了。
喻朝呜呜呜地假哭了起来:“简哥你不知道刚刚有人冒充你……”
简迟深无情打断了戏精同事的表演:“现在知道了。”
喻朝:QAQ
“张雨萌呢?”
“不知道啊……”喻朝语塞。
虽然两个大活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真的很扯,可是这破游戏本身就很扯,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简迟深想了想刚才的惊险和张雨萌的实力:“不用等了,走吧。”
“她可能出不来了。”
……
厚重的门打开又关上,黑暗的楼梯间再次陷入了沉寂。
在楼梯间的某个角落里,一个穿着粉色护士装的女人仰面躺着,已经停止了呼吸。
窗外的雨顺着风扑在她的脸上,可是她已经感受不到了。
良久后,地上的尸体慢慢动了起来。
僵硬的尸体先是抽搐了一阵,而后慢慢张大了满是浓黄涎水的嘴巴,一直睁着的眼睛里只剩令人恐惧的雪白,偶尔有细长的血丝在眼球里游动。
她站了起来。

三楼的装潢跟一楼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房间更多了。
是的,三楼的大半部分是住院部所属,也就是病房。
这家医院显然已经存在了好些年头。病房的门上到处可见黄色的污渍,地板也是那种已经发灰的色泽,再往旁边看看,还能偶尔发现没有刷好的脏兮兮的墙皮。
病房的门上有玻璃,但都是磨砂的,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简迟深看着一眼望去没有尽头的走廊,有点头疼。
那打A4纸上大体写了写每个楼层上的区域分布,但是很简略,根本不足以让人顺利找到想找的地方。
他现在只知道一个档案室在三楼的信息,具体在什么方位,有没有上锁,钥匙在哪这些琐碎他也有点束手无策。
没有信息就只能顺着慢慢找,可慢慢找的话势必会遇到更多的危险,而且指不定就走了哪条弯路上去,踩到哪条游戏禁忌。
简迟深一边缓步走着,一边思考着可行的方法。
游戏里的电脑联网吗?联网的话……
简迟深看了一眼喻朝,得到了对方惊诧又疑惑的一个眼神。
……
算了,再看看吧。
这家医院的布局很奇怪,病房中间还掺杂着很多其他的房间,不知是医生的办公处还是被用作了放物品的地方。
从外面看上去,所有的房间都是开着的,只要轻轻一扭门把手,他们就能进去探个究竟。
至于进去之后遇到什么,就只有里面的东西才知道了。
他们从来没想着多生事端,但计划不如变化快——
“有人。”简迟深微一转身,看到喻朝跟他做了一样的口型。
对周围环境保持最大的敏锐,这是他们执行任务的必修课。
走廊很长,他们已经来不及转身换方向了。
现在要么头铁继续往前走和对方正面相撞,要么就是选间不知底细的房间进去避避风头,暂时不与其他玩家相见。
简迟深无声地征询了一下喻朝的意见。
喻朝快速朝他比了个手势。
那当然是进房间!
虽然他们两个猜测半夜在医院里游荡的大概率是同场找线索的玩家,但也有可能是那个不知名杀人犯或者一堆诈尸的怪物啊!
再说了,同场玩家他们也是竞争关系,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捅你一刀先下手为强。
主线任务是找出凶手,要是有玩家丧心病狂把除他以外的其他参与者都杀了,那也是他赢了。
反正都死得只剩他一个了,是凶手就算保护了自己的身份,不是凶手也就当找出凶手把他干掉了顺便又不小心干掉了几个嫌疑人。
虽然喻朝在游戏里没遇到过这些事,但他在极地里听说过。
一场千人捉迷藏游戏最后只有一人活着出来,据说出游戏的时候游戏里的天色都是血红的。
喻朝撇撇嘴,暗暗唾弃了那人一下。
简迟深看到喻朝的手势后像是早有预料,想都不想地就在右手边挑了一间不是病房的房间打开了门,接着拽住喻朝的袖子和他一起踏了进去。
选其他的房间还可能没有人,但是选病房基本上必有病人在里面。
这么种环境下简迟深也不奢望里面的病人是个人了,干脆还是不要自讨苦吃为妙。
门“吧嗒”一声关上,渐渐清晰的脚步声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速度快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了这条走廊。
与此同时,视线一片漆黑的二人感觉到一片冰冷抵在了他们的脖颈处。
少女清甜的声音在耳边压低:“别动哦,不然死了可不怪我。”
“游戏里杀人不犯法的,对吧。”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