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5)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无知之幕(5)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字数: 3316更新时间: 2020-10-18

                            简迟深出乎意料地平静,像是早就料到了门后有人的样子,不动声色地让刀尖划到了不足以致命的位置。
喻朝则是一时之间有点愣神,不由自主地被那抹冰凉逼得退到了门边,满是冷汗的手掌贴上了磨砂玻璃。
然后他就感觉到一根比抵在脖子上的利器更凉的手指摸到了他的手背上,吓得他差点一哆嗦把它甩出去。
不过在最后时刻喻朝总算反应过来这是以前培训课上练习过的内容,于是定了定神,开始感受那根手指敲击而出的规律节奏。
有点像摩斯密码,但它不是。
——这是他们那个临时小组特有的加密沟通方式。
“稳住情绪,她没有杀意。”
“应该是玩家,想办法套出她的角色线索。”
“很强,非必要情况不要硬碰硬。”
喻朝在黑暗中连点了三下以示回应。
走廊里有微弱的灯光,但是透不到房间里来,厚厚的磨砂玻璃像是被人为隔绝了透光效果。
房间里三人的眼前基本上是一片漆黑,就算简迟深曾经训练过夜视能力,但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得清房间里的大致轮廓。
少女个头不高,披着一头又长又直的发,在黑暗里格外白皙的小脸透着一丝诡谲和死气。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两人之间不算太隐蔽的小动作,有些玩味的眼神盯了简迟深好一会儿。
青年恍若未觉,一动不动地那么站着。
喻朝有点近视,光线差的地方视力比较弱,一时之间也没发现另外两人的暗流涌动。
他僵直地站了一会儿,身体由于过度紧张变得异常疲惫,不自觉晃了晃,碰到了门边的把手处。
有轻微的声响传来,喻朝皱了皱眉,下意识觉得有点不妙。
下一刻,他再次收到了旁边那人传来的提醒。
“别动,外面有人。”
简迟深传完信息后收回手,神色冷淡地抚上袖口的手术刀,回忆了一下刚刚听到的、在他们背后一门之隔停下的脚步声。
不紧不慢,脚步比较沉重,应该是个比较壮硕的男人,而且有着强烈的自信心和控制欲。
不见得是个玩家。
是那个杀人犯吗?
……
不只是简迟深,少女显然也感受到了门外传来的恶意。
思虑片刻,她倒转了武器,用刀柄碰了碰简迟深的肩膀。
“合作。”
简迟深感受着外面的沉寂,慢吞吞地移开刀柄,朝少女微微点头——他知道她看得见。
少女毫不拖泥带水,马上收起武器退到了后面,顺便把喻朝也扯到身前,摆明让简迟深去开门。
简迟深也懒得跟她计较,动作很轻地走到门的一侧,做好开门准备的同时也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朝喻朝打了个手势,喻朝瞬间意会,把简迟深的意思传达给了身侧的少女。
“准备一下,3、2、1——”
门被打开,房间里的三人神经瞬间紧绷到最大程度,简迟深站在门后的死角处,拿手术刀的手不带一丝颤抖。
整个空间寂静得落针可闻,简迟深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平稳的心跳声。
那人没有进来。
他也没有走。
三人所在的位置都是门口直入视线的死角,但同样的,他们也看不见门口的状况,只能根据声音来判断情形。
简迟深没有听到任何响动,但他把手术刀横在了身前。
他感觉有人在看着他。
瘆人的平静没能持续太久,一把锃亮的电锯迎面朝简迟深砍来,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简迟深本能地往上一挡,然后一脚踹开了门。
电锯开关被打开,手术刀与锯齿碰撞摩擦发出点点火花,青年目光沉静,双手已经发麻。
喻朝从黑暗里跳出来,搬着个花瓶就往黑衣人头上砸,与此同时那少女也从黑衣人的后侧绕过去,匕首对准那人的脆弱处,力求一击毙命。
现场一时之间形成了一人牵制两人攻击的局面。
那人全身上下都被黑衣包裹,连头上也带着黑色的头套,只漏出两只充满凶悍和戾气的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他一下子收回了电锯,转身朝门外跑去。
喻朝的花瓶最后砸在他的肩膀上,不但没碎,而且连条缝都没裂。
少女的匕首则是堪堪划破了那人的左手臂,只在地上留下了几滴血迹。
她有些疑惑地扬眉。
手感不太对。
但她很快就没心思细想了。
面前看上去斯文俊秀的青年把已经报废的手术刀收起来,又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新拿了两把,顺手递了一把给旁边的娃娃脸男人。
两人并排站在门口处,若有若无地把出路给阻断。
“哟,过河拆桥呢?”少女笑嘻嘻地吹了个流氓哨,看着面前这两个转眼间就把刀尖对准了她的男人,右手放到了背后。
“手拿出来,武器放下。”简迟深淡漠地开口,手术刀毫无顾忌地贴上了少女的脖颈。
少女深吸口气,把右手的东西“啪”一声扔到了地上。
然后左手把武器递给了简迟深。
——她是个左撇子。
简迟深不为所动:“扔地下。”
少女看上去像小孩子在置气,没有回应。
“让你扔地下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喻朝也没有怜香惜玉爱护幼小的习惯,上前一步就想拍掉少女手中的匕首。
再让喻朝别过来已经来不及,少女凭借娇小的身躯迅速地朝喻朝扑过去,同时左手顺势上扬,狠厉地朝简迟深的脸划下。
简迟深反应很快,微一后侧避过了攻击,而后拿着手术刀的右手轻巧下沉。
两三秒的时间,局势倒转,尘埃落定。
三人隔得极近,但谁也没有再轻举妄动。
少女的匕首再一次抵在了喻朝的动脉,精致的脸上也没有了刚刚特意示弱的神色。
她的脖颈处有一道不浅的划痕,正在往外渗血,但她好像并不在意,只是笑嘻嘻地看着简迟深。
“再问一遍,合作吗?”
“回答不好就杀了他哦。”
喻朝小命握在别人手里不敢吱声,于是背对着少女疯狂翻白眼,然后可怜巴巴地看向了对面俊秀挺拔的青年。
救命!!!
简迟深慢条斯理地拿出几张纸巾擦了擦手术刀,然后把手术刀重新放回口袋。
“好。”

刚刚弄出大动静的房间显然不是什么交换情报的好地方,三人重新找了一间看上去有些陈旧且人迹罕至的储物室,凭着不是很正当的手法打开了储物室的门。
少女收回手,把发卡重新别回头发上,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脖子上的绷带。
“快进来。”
储物室的门不透光,喻朝拿刚刚从其他房间里扯下的深色布料把门地之间以及周围的缝隙塞得严严实实,然后抬手打开了灯。
没什么心理准备,他一转身就僵在了原地。
储物室里满满当当的骷髅标本随意地陈列着,中间是三个巨大的福尔马林罐,里面有三具直立的尸体。
在喻朝身侧挂着一串内脏标本,色彩鲜艳,生动得几乎能看见里面特意挑出的毛细血管。
“呕——”
喻朝最受不了这个,先俯下身干呕了两声。
随即他就发现另外两个人不仅没有任何不适,而且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
“皮肤皱缩,发白,甲沟内嵌塞泥沙,尸斑呈淡红色——溺水而死,而且在水里呆了很长时间。”
简迟深停在一罐福尔马林前,淡淡地扫了一眼。
“这为什么要放在福尔马林里保存?”少女凑近看了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
“不知道。”简迟深言简意赅。
又不是他要存的。
“等等,祖宗们,能不能先把游戏过了再唠嗑?”
喻朝薅了一把头发,感觉自己迟早要秃。
被气的。
“外面还有人等着杀我们呢,先把情报换了行不行?”
“行啊,怎么不行。”少女笑嘻嘻地拍了拍喻朝的肩膀。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汪雪悦。”
“一个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男朋友出轨的自作自受的女人。”
简迟深有点惊讶,但也只有一点点。
他不喜欢跟这样没脑子的人接触,但并不代表世界上就全是有脑子的人。
青年冷淡地扶了一下眼镜,白大褂的袖口挽起,有些随意地站在一个标本边上。
他一边听着少女的讲述,一边翻着刚刚少女扔在地下的笔记本,又拼凑出了一个新的故事视角。
……
汪雪悦是个可怜人。
她陪邱远泽从校园到职场,从二十岁熬到三十岁,把一腔爱意和心意全都双手捧给了他。
邱远泽想考研,她工作的工资给他交学费当生活费;邱远泽想创业,她把父母的积蓄一分不剩地拿出来给他投资;邱远泽需要一个可以随叫随到的隐形女朋友,她辞去工作,安心待在家里给他洗衣做饭,为他排忧解难。
毫不客气地说,哪怕是邱远泽想发泄了,她都能脱光衣服自己在床上等着。
哪怕她知道邱远泽已经厌倦了她,已经有了新欢,已经容不下旧爱。
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她也曾经家境优渥、被宠得像个公主,她也曾经颐气指使、明媚朝气,她也有她自己的梦想。
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离不开邱远泽了。
直到有个医生委婉地告诉她PUA的案例和情况。
她这才发现,那些可怜的女孩遇到的,跟邱远泽与她相处时对她潜移默化,给她灌输的,何其相似。
原来他根本就没爱过她。
一切都是别有用心的骗局,都是精心策划的阴谋。
可是她现在能怎么办呢?
脱离社会很多年,学的东西都还回去了,没有钱,不会赚钱……
汪雪悦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咬着牙痛哭出声。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错的,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怎么去走一条正确的路。
就在这时,有个人在她去做人流的时候联系她了。
“汪雪悦,我知道你的情况,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杀了邱远泽。”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