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6)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无知之幕(6)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字数: 2298更新时间: 2020-10-18

                            “……然后呢?”喻朝听得津津有味,“这么说凶手就是两个人了?”
“汪雪悦实施杀人计划,幕后主使负责出谋划策……我盲猜幕后主使是小三!”
“……那小三叫啥来着?”
喻朝好歹在警局混了好几年,在审讯室的时候也没闲着,威逼利诱撒娇求情都用上,努力地套取了一部分背景信息,但很是零散。
听完“汪雪悦”的自述,他勉勉强强又把剧情顺了一遍,有了一个大致的逻辑。
少女似笑非笑地看向他:“为什么是小三?”
“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小三为什么当小三?不就是为了钱?”喻朝很有自信。
要不然呢?
二十岁花一样美好的女孩子跟了年近四十秃头啤酒肚的中年男人,不图财不图色难不成还图他渣贱,图他脑残?
逻辑上说不通啊。
喻朝眼巴巴地看向简迟深,寻求一个和他的推理吻合的答案。
简迟深把翻看完的笔记本递给他,神情依旧平静,说出的话也是无波无澜。
“不确定。汪雪悦的笔记记到这儿就停了,后面都是对邱远泽的咒骂和诅咒,还有一些她自己的懊悔。”
“没有出现关于第三者的只言片语,但根据前面的记录来看,汪雪悦是知道有这么个人的。”
喻朝闻言翻开了笔记本。
扉页处入目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暗红色,凝结在纸张上透着黑,有点像干涸后的血液。
再往后翻是大片大片无意义的划痕,书写者力道很重,在一些纸上留下扭曲凌乱的字体。
“邱远泽去死吧!”
“他不配他不配他不配……”
“他做了亏心事迟早要被鬼敲门。”
“……”
喻朝只看这些都能感觉到女人的疯狂。
他做一些任务的时候常年跟简迟深搭档,耳濡目染之下也了解了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他实在是觉得这女人心理恐怕出了点问题。
“简哥,汪雪悦是不是有心理疾病?”喻朝委婉道。
少女正摆弄着简迟深递给她的一张折起的A4纸,闻言抬头瞥了一眼简迟深。
“你也这么想?”
容色昳丽的青年双手插进口袋,冷淡抬眸。
“假的。”
喻朝:???
“这本笔记可能有真实的情感发泄在里面,但大部分是刻意的……记录。”
简迟深想了想,还是没用“伪造”这个词。
“日期之间相隔许久,但用的笔都是同一支,字迹也都是一样的。”
“是从容不迫的、有着充足时间和尚可心情的那种笔迹。”
喻朝有点震惊,这都能看出来?
少女在一旁摇摇头:“证据不充分。”
简迟深微微颔首:“所以还有一条,血是鸡血。”
“哪怕那是一滩红色的墨水我都不会断定她的刻意,但那是鸡血。”
“太假了。”
“她想拿鸡血伪造人血的效果,”喻朝恍然,“为什么?这东西警察一看就能看出来……”
想想自己看不出来,喻朝心情复杂地把剩下的话生生拐了个弯。
“……看不出来也能检查出来啊。”
那说明她一开始就没打算把这本笔记给能看出来的人看。
简迟深和少女对视了一眼,了解了彼此的思路。
“我叫林知甜。”少女抬起右手看了看时间。
“副本内时间有流速差,天快要亮了级副本白天和晚上基本是两条线,我们的时间不多。现在已知夜晚的医院里除了玩家基本没有活人,按照你们刚刚说的情况,那个不知名杀人犯姑且也算一个人。也就是说现在至少还有十个人在夜晚的医院里活动。这十个人身上都有线索,而且一定不少,所以玩家之间必须都见一面。”
“除了这十个人以外,医院的各个地方都可能藏有线索,比如主治医生办公室、档案室、前台等等,但找寻线索的同时会遇上医院里的各种灵异事件,还有一些不是活人的东西。”
“A级副本难度不可能这么低,所以一定还有些我们不知道的规则。”
简迟深闻言淡淡地应了一声。
他刚来的那会儿一切都很正常,正常到他以为玩恐怖游戏的同时还要玩角色扮演。
而刚刚林知甜又说了白天和晚上是两条线,那这就说明白天医院很可能是正常的医院,可以去比较安全地找线索。
分界线大概是——20:00到次日8:00?
“最后一条。”林知甜笑眯眯地打了个响指。
“你是简一吗?”她看向了简迟深。
简迟深:“是。”
“我发现了汪雪悦的病例和检查单,上面的签字医生叫简一。”
林知甜意味深长地话在弱光环境下显得有些诡异。
“我有点好奇,汪雪悦不是流产了吗?那为什么她的病例和检查单上都是单纯的体检,而没有流产记录呢?但是上面的描述字里行间都在往流产的方向上引,很容易让人先入为主地以为她流产了。”
“简医生,你知道的吧?”
惊雷的声音从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空气之间一时陷入了沉默。
简迟深想起了被隐藏的那份文件,那份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的文件。
还有那些极具诱导性的批注。
“证据还不够,但我确实有问题,”黑暗里响起了简迟深清冷的嗓音,“明天各自搜集线索,晚上八点来这儿交易。”
“不要耍花招。”
“那不敢,”林知甜嬉笑挑眉,“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天亮了。

没有到八点,六点的时候医院的走廊窗户上就可以看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朝阳喷薄而出,各个病房里也渐渐有了人气。
值班的护士和医生拿着笔和记录表开始查房,和简迟深碰上的时候还会温和又礼貌地打个招呼。
“简医生早上好,这位是……”现在还没到医院开放的时间,面前的小护士指着一看就不是病人也不是工作人员的喻朝,吞吞吐吐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简医生走后门不太好。
“他是我表弟,昨天来看我和我聊得太晚,就在我办公室凑合了一夜,下次不会了。”
金属的镜框折射出暖色调的光芒,俊美的青年长身玉立,往日怎么听怎么冷冰冰还附带嘲讽的语气今天呈现出一种克制的温柔。
喻朝站在旁边,目瞪口呆地看着某人不要脸地开始出卖色相,不仅把他留宿医院这事儿给解决了,还顺便打听了一堆大事小事,最后还顺了人家一串病房的钥匙。
不知内情的工具人小护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最后满眼不舍,红着脸走了,边走还一步三回头地往这边看。
喻朝吞了吞口水:“简哥,你再说一遍你的性向?”
简迟深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懒懒地扬了扬手里的钥匙。
“平时性向是季述之,游戏时性向是任务需要。”
背后传来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就这么喜欢我?”
喻朝:!!!
“季哥!”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