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10)全本章节阅读
无知之幕(10)全本章节阅读

字数: 3013更新时间: 2020-10-18


跳动的红色数字已经停了,楼层到了鲜红的“5”。
中间电梯门没有打开过,他们一路直行来到了顶楼——停尸间。
电梯门短暂开启了一瞬,冷气从门外蜂拥而至,激起了二人裸露皮肤上一层细密的小疙瘩。
简迟深往外看了一眼,冰冷惨白的灯光依旧是主旋律。
……就跟医院的电不要钱似的。
大白天都开着灯。
他们没有人要下电梯,毕竟电梯上还有线索没查完。
于是电梯门又缓缓地关上,平常得像是随时欢迎他们离开。
季述之戴上手套,伸手试了试从“1”按到“4”,结果一个亮的都没有。
他又多按了几遍报警按钮。
试遍了所有按键之后,季述之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只有开门这个选项可以选择,看来五楼是重要场景。”
简迟深已经从白大褂王五转移到了便服李四,闻言看了他一眼,以示回应。
季述之被晾着也不生气,蹲下来和他一起看起了便服李四的尸体。
青年现在下手的李四很普通。
长得很普通,穿的很普通,留的线索也很普通。
“私家侦探:李四。”
【李四与汪雪悦的转账记录。】
【李四与邱远泽的转账记录。】
【李四与安吉拉的转账记录。】
一共三个主角,李四黑白通吃,一次性集齐了。
很有狗仔式不要脸非著名私家侦探的风范。
换言之,就是毫无职业道德。
很显然,李四一边帮邱远泽查他的两个女人,一边又帮两个女人查邱远泽。
做一个买卖,收三份钱,实乃商业鬼才。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邱远泽并不相信汪雪悦和安吉拉,至少没有他塑造的人设做得情真意切。
再加上之前的一系列信息,邱远泽在简迟深心里就是一个自大狂妄斤斤计较、嫉妒心盛锱铢必较、生性多疑很爱算计的小人。
这种小人别的不说,至少不会自杀,也不会轻易给别人杀他的机会。
李四身上也翻出来一个手机,屏幕已经碎了一大半,有密码。
简迟深把两块手机递给季述之。
“你看看能不能解开,尸体已经死亡超过十小时,指纹解锁失效,没有设置面部解锁。”
“我看看。”季述之轻巧地接过来。
简迟深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关节,然后不轻不重地按动了几下自己的指骨,发出“咔咔”的响声。
做完这些后,他把叠成一个小方块的支票伸展开,铺平,仔细又迅速地扫了一遍内容。
【开票人:邱远泽。】
把上面的东西记在心里后,简迟深礼貌询问了一下季述之要不要再看看。
不出所料,得到否定回答后,青年面无表情地把它撕了。
还剩一叠字条了。
【收钱办事,天经地义。事成之后,另有重谢。】
【帮我盯着汪雪悦,她不能把孩子生下来。】
【如何让一个病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死亡?】
【拖延时间。】
【安眠药和镇定剂。】
【你要全权负责邱远泽的死亡。】
【伪造。】
简迟深看完了。
这次没问,他平静地把所有纸条都撕了。
季述之不自觉地笑了笑,然后递过来一块手机:“李四的。”
密码已经解开了,简迟深从信息到图库,从通话记录到APP上的使用痕迹,迅速提取着有用信息。
李四很谨慎。
通话记录无,图库三张花草鸟,没有已删除,app全都未登录,数据使用都显示0.
他的信息也很干净,只有一天一条的10086流量提示和各种公益短信还留存在里面。
简迟深想了想,点开了功能里的SIM卡信息复制到手机。
对话框里一下子多出了十几条短信。
【我知道你的秘密。(已送达)】
【WXY:他给你多少钱,我给双倍,帮我。】
【AJL:我只想报仇,但钱拿到后我八你二,别贪心,你知道我的手段。】
【WW:都按指示办好了。】
【YE:我只是个司机,你去告我也没用,我什么都不知道。】
【YE:那笔钱只是我能干的奖金而已,老板钱多,不差我这点。】
【JS: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敲诈勒索证据已保留,数额巨大,可以判刑,别再来找我。】
季述之看到这里轻轻笑了一下:“李四联系的人还挺多。”
“他是个侦探,有他自己获取信息的渠道,非法的肯定也不少,范围广所以有效信息就多。”简迟深想揉揉眼睛,看到手上的血污又嫌弃地把手放下。
“他可能是整个副本除凶手之外知道东西最多的线索人物。这个李四我不确定是玩家还是NPC。”
“但我总觉得,不管是玩家还是NPC,李四都已经死了。”
“杀人灭口,斩草除根。”凶手不会放过他。
两人继续往后看。
【XQ:公司已经没有流动资金了,现在的资金链是个断层,老板可能要破产了。】
【XQ:太过自大,决策失误,竞标的地皮亏了,工程也出了事,都在闹着要钱。】
【JY:有自杀倾向。】
【JY:不确定。】
【ZL:你也知道那个杀人犯就在我们医院,邱远泽整天过来隔着门看看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
【ZL:他们……他们有暗号……被我发现了!!!你救救我!求求你,帮我报警!】
【KING:你很聪明,但聪明人活得不会很长久。你想要什么?】
【五千万,事成送我出国。(已送达)】
【KING:太多了,别贪心。】
对话戛然而止,两人仿佛并未达成共识。
简迟深叹了口气,选择了“彻底删除信息”。
季述之在旁边看着简迟深的动作,把脏掉的一次性手套扔下,掏出了一包消毒湿巾。
“信息看完了,该出去了。”
“那块手机?”
“被破坏了,坏到不能修的那种。”
“那可惜了,”简迟深毫不真诚地说了一下,“肯定有什么关键性证据。”
其实之前的种种线索指向性已经比较明显了,但简迟深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就像是有人特意在引导他们往一个固有的方向去调查,走一步给一点鱼饵,直到他们毫无戒备地咬上那锋利的鱼钩,把自己插得鲜血淋漓。
刚刚发现的信息就有点意思了。
不只是直接凶手叫凶手,间接杀人也算杀人。
有多少人参与了这场谋杀?
简迟深神色淡淡地按下了开门键。
“走吧。”
门缓缓地闭合。
里面是一地的鲜血和碎屑,两双脏污的一次性手套,两块手机和三万元现金,以及两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电梯的指示灯悄无声息地灭了。
他们下不去了。

空旷又安静的偌大空间,惨白的灯光亮在各个角落,时不时“滋滋”作响。
一眼望去没有尽头的病床都有尸体躺在上面,从头盖到脚的白布勾勒出人形的轮廓。
贴墙的地方是一排排整齐的冷冻柜,有的透明,有的不透明。
不知从何而来的冷气侵蚀着来者的身体,呼出的热气在空中凝成肉眼可见的白雾。
五楼仿佛自成一个独立的空间。
这里没有窗户,没有人气,没有声音。
唯一可以与外界沟通的渠道就是就是刚刚他们来的电梯。
简迟深转身,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看见了已经熄灭的电梯指示灯。
“季述之,电梯坏了。”他戳戳前面还在观察环境的男人。
季述之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了一下,看上去也不怎么惊讶。
“没事,游戏不留死路,会有出口的。”
现在玩恐怖游戏的玩家心理素质都这么高了?
简迟深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了这句话。
季述之直视着那张昳丽又冷淡的脸,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极地里最畅销的就是各种无限流文学影视作品,各种现实世界里有的没有的,你在极地都可以找到。”
“进了这个游戏之后,所有人的日常消遣都是恐怖相关,哪怕是以前特别怕的人,也会被逼着直面自己的恐惧。”
“不面对就死,就这么简单。”
“玩游戏不聪明不一定会死,不能打不一定会死,心理素质匹配不上游戏进度绝对会死。”
“人类的潜能是无限的,你想象中那种新人慌张无措的场面会有,说不定你下场游戏就会遇上,但你更要当心。”
他们可能是装的,可能是真的。
假装无措的玩家以弱示人,趁你不注意就会要你的命。
真正无措的玩家孤注一掷,一个不留神就会推你挡刀。
“所有人都只有两个目标,一个是活着,一个是出去。”
简迟深微微蹙眉。
出去?
每场游戏结束不是都可以出去吗?
他说的意思是永久出去结束游戏?
应该是了。
“怎么去极地?”简迟深听到自己的声音冷淡地响起,好像没有一丝感情。
季述之的失忆和进游戏的契机显然在现实世界是查不出来的。
他托人用尽方法,却没有得到一丝游戏相关的信息。
他必须要去极地看看——这游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