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11)全本资源免费阅读
无知之幕(11)全本资源免费阅读

字数: 3085更新时间: 2020-10-18

                            进极地的方式出乎意料的现代化,需要登陆一个网站。
网站也很好找,笔记本打开后桌面多出的一个黑色图标就是。
季述之语气慵懒:“你该不会还没发现吧?”
简迟深想了想自己落灰好几天的笔记本电脑,冷淡地勾了勾唇。
“没发现。”
语气有点凶。
季述之知情识趣地闭嘴了。
反正也下不去,那当务之急就是先把五楼的线索找完了。
想到这里,两人俱是面不改色地穿过一排排尸体,开始扒拉可能存在的线索。
整个五楼的空间很大,但因为没有什么遮蔽物,所以可以说是一览无余。
季述之顺着墙壁走了一圈后,隔空朝冷冷淡淡的青年摇摇头。
就是只有他们第一眼看到的东西,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简迟深微微蹙眉。
五楼既然是剧情相关的地方,就不可能没有线索。他相信游戏不会做些无用功。
但又实在没有别的……
在冷气的吹拂下肤色愈发苍白的青年微垂双眸,不待季述之反应的,一把掀开了身旁一具尸体上盖的白布。
他把白布随意地扔到了地上,双手插兜等了一会儿,做好了防御和反攻的准备。
……
一切还是很平静。
没有诈尸,没有突然袭击。
已经泛出青白色的尸体安安心心地躺在那儿,对外界的一切毫无所觉。
那就没什么顾忌的了。
简迟深动作干脆利落,开始一边走一边掀白布。
容色昳丽的青年神情冷冽,极有规律和节奏感地走在排放整齐的病床间,所过之处地上都铺满了皱巴巴的白色布料。
他时不时会停下看一眼尸体,与尸体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个较为安全的范围,见没什么异样后便走向下一个病床,不一会儿已经“扫荡”出了一小块区域。
季述之与简迟深刚好隔了不少病床,便也看似散漫地勾起白布一角,从他的位置开始掀了个透彻。
他比简迟深进行的更快,基本上扫一眼就过去,也不知道到底看了些什么。
不多一会儿,简迟深停住了。
却不是因为掀完了,而是……
简迟深面色平静地半蹲下,去看贴在床边的标签。
【A4018:邱远泽。】
是本场游戏开局就死的男主角,也是那个名义上的受害者。
但此刻,属于邱远泽的病床上,躺着的却不是他的尸体,而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塑胶假人。
尸体不见了。
简迟深正半蹲着,所以他看不见。
假人精雕细琢的面庞上嘴角正缓缓地裂开,一双细黑的眼珠灵动地向简迟深的方向看去,眼神中莫名透露出一股怨毒。
简迟深的背后,原本安安分分的尸体们不约而同,手指都轻轻颤动了一下,然后又归于沉寂,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简迟深缓缓地起身,冷淡的目光移向表情刻板而僵硬的假人,然后大步走向了季述之的方向。
季述之像是早就在等着他过来,空中传来带着些许懒意的低声:“身份铭牌。”
简迟深也不多问,无声递了过去。
季述之让他靠近一点,然后修长有力的手指捏着身份铭牌贴上了病床上隐藏的刷卡装置。
“挺高级的。”他笑着点评道。
“嘀——”
一声轻响过后,五楼的灯猝不及防地灭了。
入目一片漆黑,季述之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前几步,抓住了青年瘦弱纤细的手腕。
“小朋友?”低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简迟深微微“嗯”了声,觉得耳朵有点热。
氛围不太对,季述之也没时间多想,确认身边人的安全后一柄长刀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右手。
拉着简迟深退到离病床稍远的地方,长刀横在身前,季述之总算稍稍安心。
这个副本的评定说是A级,其实只是堪堪摸到了A级的边缘。
它的本身并没有极高的难度,难也就是难在参与玩家太少,死完了就是死完了。
当然,这是对季述之而言。
不包括简迟深这个刚进游戏的小新人。
季述之别说是A级副本了,S+级别的副本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末日丧尸围城、西幻地狱逃杀、古玄举世皆敌……他都面对过。
但他却在上个普普通通的筛选副本把人给弄丢了。
多丢人啊。
好在上次的筛选副本通关后有A级固定副本入场券,这场游戏他又早有准备地拿上了绑定道具,使用之后就能和那人一起度过五场游戏。
五场游戏,应该够小朋友长成大朋友了。
季述之微微勾了勾唇角,眼底是不自知的温柔。
……至于剩下的,就让他慢慢查吧。
该是他的,他总不会让跑掉的。
……
简迟深被拉着后退了几步,季述之挡在了他身前。
鸦羽一般的睫翅在黑暗中上下滑动,往日尚可的夜视能力却是一点也排不上用场。
简迟深心里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也压根没想过季述之有那么丰富的内心戏,低声叫了他一下。
“你看得见吗?”
“……”
季述之语气如常,带着一丝慵懒和随性:“看不见,游戏设置,不是你的视力问题。”
简迟深还是没放下心来,眉心微微蹙着。
未知总是令人恐惧的,哪怕是他也不例外。
伸手不见十指的黑暗没能持续太久,仿佛恶作剧一般的,突兀黑下去的灯又亮起来,甚至比先前更加刺眼。
简迟深不由得闭了闭眼睛。
青年清瘦挺拔,唇色在长久的冷气侵蚀下有点淡,更衬得皮肤似雪通透。
他的右手手腕被季述之牵着,左手抬起来挡了一下刺目的光,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季述之沉默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把长刀收了回去。
季述之没动静,那应该还不算危险。
青年想。
简迟深闭了一会儿眼,渐渐适应了眼前的光,于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
不算危险。
简迟深心平气和地甩开了季述之的手。
他们两个今天都在这儿长眠算了。
刚刚躺着的尸体现在都直愣愣站了起来,目标一致地朝着他们的方向。
他们穿着统一的病号服,脸上是惨白而夸张的妆容,眼睛紧紧地闭着,却能让人感觉到他们在看着你。
尸体一层层地包围了他们,从里到外,密密麻麻,在外围腾出了好大的地方。
……不对。
简迟深目光一凝。
不只是他们。
那群尸体还有一拨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
那是简迟深剩下没检查的区域。
在掀到邱远泽的位置之后就被他忽略的区域。
简迟深不算矮,1米84的个子让他勉强透过尸体围墙看到了那处的情况。
那也是一具尸体,蒙着轻薄的白布,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等待火化的宿命。
本来是没什么异常的。
可现在那些尸体都已经“起来”了,连那个让简迟深感觉不舒服的假人都不见了踪影,他这个还躺在床上的“尸体”就成了最大的可疑点。
那“尸体”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白布开始微微颤抖,一副想起身又不敢的模样。
简迟深忍下骂蠢货的冲动,跟季述之背对背地商量对策。
“那边有个人,应该是玩家。”
“能不能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救了他?”简迟深迟疑补充,“百分之九十九会得到有效线索。”
没有就弄死那个蠢货,简迟深面无表情地想。
周围的尸体只是在围着,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围圈之后就没再动过。
看着既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也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
“可以。”季述之温和应下,眼睛里幽深的光一闪而过。
他一步踏出,刚想暴力破关,眼前就又昏暗下来。
脚步生生停住,季述之的眼神已经很危险了。
已经很久没有傻逼副本这么让他生气了。
无他,那些尸体见光线暗下来,就又自顾自地躺了回去。
整个过程井井有序,床号都没有尸体走错。
简迟深走到先前邱远泽的位置,假人依旧刻板僵硬地躺在那儿。
只是嘴角的弧度似是比刚刚大了点。
从乍明到乍暗,简迟深感觉自己的适应力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令人高兴不起来。
现在的环境很微妙。
阴森森的一整层楼,大部分地方是昏暗的,却又在一些小地方打出几束灯光,让人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但实在要很清楚地看,却也看不清什么东西,只能看个大概轮廓罢了。
简迟深语气有些凉:“装死的那个,是让我逼你起来还是你自己起来?”
季述之挑了挑眉,像是有些惊讶简迟深会说出这样的话,随即带着三分笑意朝刚刚看到的方向过去了。
果不其然的,无人应声。
简迟深也不生气,神色淡淡地跟着季述之过去了。
他没打算诈那个人,他是真的知道他的位置。
过目不忘不敢当,但记性好却是真的。
装死的程暄咬着牙不敢动,用尽全力去听周围的动静。
但没有动静,自从那个好听的男声说完话之后,周围安静得让人心里发慌。
他眨巴眨巴一双有些狭长的眼睛,眼里满是惊恐。
然后猝不及防地,“唰”的一声,他的遮挡物被掀了个干干净净。
程暄平躺着,睁着的眼睛直面屋顶上那具被捆缚的尸体。
那尸体朝他笑了一下,阴气森森。
“啊——”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